游泳

苍生可逆第185章往事如烟下

2020-01-22 00:04: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生可逆 第185章 往事如烟(下)

第185章:往事如烟(下)

“哼!”织梦xiǎo嘴一撅,发出了很是不情愿的声音“妈妈説,对着流星许愿,説出来的话就灵了。”样子很是可爱,娇俏动人。

“额?”听到这话王桢不由得一愣“不是,既然知道説出来不灵验了,那你还诱我説出来,这个不太好吧?”虽然只是玩笑,但是王桢还是装作很认真的样子。

……

一片玉米地之中,几个身影时隐时现,细细看去竟是王桢和xiǎo黑几个孩子。

“桢哥,你动作快diǎn,摘完赶紧跑啊。”xiǎo黑的声音不大,但是还是传到了不远处王桢的耳中。

此时的王桢正是鬼鬼祟祟的在偷摘着黄灿灿的玉米,那玉米杆比他的身子还要高出许多,但是这下子硬是踩着一个同伴的身子也要把那硕大的玉米摘到自己的手中“不要怕,吕策不是在外面放风吗,一有人咱们就撤啊!”

哪料话音刚刚落下,耳边就传来了吕策的声音“赵叔好!”其口中的赵叔正是这片玉米地的主人,赵老六。吕策的言语有些不顺当,同样,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但是对于吕策这个孩子,赵老六还是很中意的,没有怀疑什么就説道“呦,xiǎo策呀,正好你在这而,来叔叔给你找几根玉米带回去吃。”正説着,赵老六便看到玉米地中的玉米杆在不停的晃动,随后几个身影被他捕捉在了眼里,本来未对吕策产生怀疑的他在此刻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转头,发现身边的吕策早就溜之大吉。

一边奔跑的吕策还一边对赵老六喊道“赵叔,不好意思,我只是放风的。”随后,头也不回的就向前跑去,太丢人了,这对于吕策来説实在是太丢人了。

看着吕策逐渐消失的背影,赵老六憨厚的笑了笑“哈哈,这xiǎo子居然被王桢那几个孩子带坏了。哈哈,真实太想不到了。”都是一个村子的,即便孩子们向他要一些玉米,他也绝对不会吝啬不给,但是赵老六怎么也不明白,这些孩子为什么总喜欢来‘偷摘’呢。

不明所以的赵老六走到了玉米地中,缓缓的扶起了那些被孩子们‘逃跑’时压弯的玉米杆。

……

后山:

织梦一脸闷闷不乐的表情面对着王桢,显然这是王桢做了什么令她不高兴的事情。

看着织梦这个样子,王桢心里有种説不出来的感觉,那样的不快,那样的不悦,即便自己要做的这件事是因为自己的坚持,但此刻也似乎产生了一丝动摇。

“梦妹,不要不高兴了。不就是五年吗,对于我们xiǎo孩子来説,五年很快就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王桢这些话刚一説出口,自己就感到有些后悔。

果不其然,在王桢的这句话説出口后不久,织梦的表情就更加的不悦了,贝齿紧咬着嘴唇,那个样子真是看的王桢心都痛了,仿佛下一刻这个瓷娃娃般的xiǎo姑娘就要哭出来一般。

“梦,梦,你可不要哭,我最看不得女生哭了,尤其是你。”绝对的真心话,真的不能再真了“之所以我盼望着修行,是因为我要变强,我要成为一个强大的人,这样我才能够守护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我的亲人,伙伴,还有”説到这里,王桢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织梦,此刻他的脸竟然泛起了红晕,要知道往日里在众位伙伴之中‘作威作福’的王桢在此刻居然脸都红了,那他的那些伙伴还不得笑弯了腰啊。

停了好久,王桢才不好意思的説道“还有你!”在此刻,他没有把织梦定义到亲人和伙伴之中,那其中所蕴含的意思可想而知,一个八岁的孩子,那时的心性是最为纯净最为无邪的,他用那最为纯洁的心灵面对一切,同样他们所説出来的话都是最为本真的,没有任何杂意而言的。

听到这些,本来刚刚还气鼓鼓的织梦一下子就软了下来,那在眼眶之中挣扎了许久的眼泪也没有落下,一张笑脸满是笑意的看着王桢。

见织梦又开心的笑了,王桢的那种感觉也随之消失不见。

……

被一个妖异的男子抓在手中,另一边就是自己的好兄弟吕策。当时王桢别提有多么的不甘了,正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弱xiǎo,才被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这种感觉对于任何人来説都是一种耻辱,所以那个时候,王桢的脑海里只有期盼着两个字,那就是强大,那就是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不被别人左右。这种被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感觉他真的再也不想有第二次。

但是,当时的他实在是太弱xiǎo了,仅仅是对方的手中加了一丝的力道就令自己疼痛难忍险些不能自已,一时间许许多多的负面情绪在他的脑海之中生根发芽。

……

看着那吃人心尖的恶魔向着自己走来,王桢的心里别提有多害怕了,随着距离一diǎndiǎn的逼进,他的恐惧之感就在一diǎndiǎn的增强。

“哈哈,xiǎo子,今天你碰上我王大仁是你的福气,来来来,把你的心尖孝敬给我吧,我保证一diǎn都不疼。”説完,他的左手也向王桢抓了过去。

那时心里防线已经崩塌的王桢在这一刻不知从那里来了力气,一把推开了对方的手臂,随后身子一转就向后跑去。那是源自于内心深处的恐惧之感,在紧要时刻是可以激发一个人的潜力的,王桢从来都没有感觉自己能够跑的那么快。可是一个xiǎo孩子跑的再快又能怎样呢?他能跑的过一个在江湖之上混迹已久的恶魔吗?

眨眼间画面一转,此时的王桢已经手持着碧绿色的匕首就准备将其插入王大仁的心脏,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竟然插歪了,一下子没入了对方的胸膛,紧接着鲜血就已经喷涌了出来。

……

“xiǎo桢,告诉我,为什么要成为一名武者?”天残山脉之中,冯封正对着武者做着训练。

立于木桩之上的王桢没有半diǎn的犹豫,脱口而出到“我要变强,我要守护。”

“变强?变的多强?守护?守护什么?”没有半diǎn的感情可言,冯封的语气十分的冰冷。

“能变多强就变多强,守护那些应该去守护的人。”看似不是答案的答案,就这样从王桢的口中説了出来,此时的他满头大汗,不仅是**上的疲惫,精神上也是十分的疲惫。这些问题,冯封已经反反复复的问了数十遍,王桢也就这样反反复复的答了数十遍。一开始他的答案很长,很多。但是随着一遍又一遍的增加,他的答案也在逐渐的变化着,不过与其説是变化,倒不如説是精简。一直到七八遍之前,王桢的答案就已经固定为这个样子不再有一diǎn的改变。

虽然对于王桢的答案冯封没有任何的表示,但细心的王桢却感觉到,在自己的这些答案出来的第一时间,似乎就已经得到了冯封的认可。

……

身体前躬,缓缓的踏出第一步,随后靠着脚下反馈而来的力道王桢先前挥出了第一拳,紧接着如此反复之下王桢接连又挥出六拳。

感受着最后一拳呼啸而出,王桢的脸上挂起了开心的笑容,最后一拳的那个力道他清晰的感觉到绝对不是凭借自身的实力就可以发出来,如果不是这七拳叠加,恐怕那第三拳就已经是自己最强的一击啦。

施展完一整套暴步七杀拳,王桢感觉异常的畅快,虽然消耗很大,但是那种爆棚的强大之感也正是王桢所期待的,所以在那时候起,王桢就已经决定将这暴步七杀拳作为自己的最强一击,不到万分紧急的时刻绝对不应用出来。

……

身体上负担着几十斤的重量,挥洒着热情的汗水,王桢和冯灿两个人奔跑在天残山脉之中,在他们身边,xiǎo白也是紧紧的跟随着,任谁要是敢偷懒,xiǎo白二话不説(貌似它也不会説话)绝对上去就是一口。

“怎么样灿哥,练练?”言语之中充满着挑衅之意,此时他所谓的练练也就是二人比一比速度。

要知道对于一名风属性魂师挑战,而且还是速度方面的挑战,那无疑是**才会做的事情,但是王桢此刻竟然就是这样,显然他可不是一名**。

每当他们跑步的时候,自身的修为是不能动用一diǎn的,所以説,他们的跑步完全是在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这个时候,一个武师与魂师的优劣势就会完全的反过来。本来以速度著称的风魂师在不动用修为的情况下,其**的力量无疑远不如武师的,这也是王桢此时敢于叫板的原因。

对此,冯灿自然是毫不畏惧“嘿,xiǎo子,真以为我不动用修为就跑不过你是吗。”一边説着,还十分强势的挺了挺自己的腰板“告诉你,哥哥我即便不用修为也可以甩你一身土。”话音未落,冯灿的身子就已经窜了出去,速度之快,完全看不出来是已经跑了很久的样子。

见状王桢微微一怔,就是这短暂的时间,冯灿就已经跑出了十数丈“靠!”除了这个字,王桢已经找不到别的来形容自己内心的情绪,一时间他的速度也骤然提升,猛追着冯灿就冲了过去。

后边跟着的xiǎo白见二者如此的积极,仰头长啸一声“吼!”随后身子化作一道白影就消失在原地。

几分钟后

王桢和冯灿都如同死狗一般喘着粗气,满头大汗的倒在一棵大树的阴凉之下。

“怎么怎么样你你xiǎo子跑不过我吧!”冯灿断断续续的説着,言语之中满是‘不屑’的意思。

王桢并没有説话,无力的抬起右手,一根中指坚定的竖了起来。刚刚他与冯灿只差了一个身位,如果不是冯灿先跑出去那么远的话肯定就是自己赢了。

……

金色屏障化作星星diǎndiǎn的光芒消失不见,随后出现的则是气息大变的陈勇,面对此人,王桢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挥出了自己最为强势的一拳。你变强了又怎样,即使敌不过,这一拳我也是要挥出去的。

坚定着这个信念,王桢那最强的第六拳与陈勇挥出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随后王桢的那条手臂上的皮肤全部爆裂开来,紧接着自己胸前的皮肤也尽数爆裂化作团团血雾。感受着对方的强大,王桢整个身子向后飞起

……

无数的片段,从xiǎo到大,从生活到玩耍,从修炼到休息,全部都飞快的在王桢的脑海之中闪过。

不知过了多久,王桢才从这片记忆的泥沼之中醒来。看看四周的景色,已经不再是静远村的后上,四周通体的白色,一望无垠的白色。

“我,我又回到了这里。”看着周围没有一个人,王桢默默的説道“看来是时间到了。”

“值得吗?”一个声音从王桢的身后传来,猛的一回头,那不是自己的父亲吗?王桢傻傻的看着那个男人,男人也是看着王桢,脸上表情很是痛苦的问道“值得吗?”

“爸!”王桢一下子便冲了过去,可是还没触碰到对方的身体,王长河就已经化作了一道白烟消失不见。

“值得吗?”这次是女声,不回头王桢也是十分熟悉那声音的主人。回头望去,果然是自己的母亲龚霞,只见此时的龚霞满脸泪痕,有些呜咽的继续説道“值得吗?”

看着自己母亲的那个样子,王桢的心很痛很痛,他轻轻的走过身去,想要抱一抱自己的母亲,可是正如同刚刚的情况一样,自己的双臂还未碰到龚霞的身子,龚霞也化作一道白烟消失不见。独留下王桢一人在那里黯然神伤,这是为什么?这到底是是为什么?

随后一道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他们所説的都是同一句话“值得吗?”王桢没有再去触碰他们,因为他怕自己一伸手对方就会消失不见。但即使不这样,他们的身体还是一一的消失不见,伴随着消散的还有王桢对于他们的回忆。

赣州南方医院怎么样
江西省消防总队医院怎么样
长春公立癫痫病医院
青岛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锦州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