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鹤舞月明第五六章近墨者黑

2020-01-21 04:26: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五六〇章 近墨者黑

第五六〇章近墨者黑

“小清这丫头,还不是什么都向你看齐,这小丫头,心气高着呢。你放心,我也只是感到了一丝结婴的契机,离真正的结婴还早着呢,你结婴未必需要用到意念传灵。嗯,你陪我説説话,别乱动,别动,凤如山,过几天再説吧,让慕容看出来不好。”

要是慕容看不出来,那就没什么不好,难得的,林飞凤没提什么双修大典。

这枚玉筒,是当年紫霄城中“洗澡”的时候,夏卿岚拿出来送给他的,夏卿岚承诺,如果凤如山答应,她愿意和凤如山一起修炼意念传灵,帮助凤如山晋阶,同时显示自己的诚意,表明凤如山不仅仅是一个强壮的炉鼎,而是正儿八经的道侣。虽然最后两人不欢而散,夏卿岚也没有小气到将一枚可以简单复制的玉筒收回去。

极乐宫的功法玉筒,当然是图文并茂,当年为了打动凤如山,夏卿岚又特意用了diǎn小手段,林飞凤和凤如山手眼温存惯了,本来就有diǎn动情,又被玉筒里的“功法”所诱,心里情热如火,感受着背脊处那火热地胸膛,闻着那令人迷乱的男子气息,她只觉得两腿间胀得有些难受,身体也越地软了,向后一倒,软软地地就靠在了凤如山的身上,双手下意识地反手一抱,忍不住答应凤如山“过几天再説”。

冰玉宫和听雪楼相距甚远,冰火泉中的动静,林飞凤是听不到的,但她听不到,小红听得到,而小红对这种事情,历来不知道避讳,它也不认为对林飞凤有什么需要避讳的,经常无意间説起其间的种种。説实话,林飞凤能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双修大典坚持到现在不和凤如山双修,令小红甚为不解,同时也有一diǎn佩服。

无论什么理由,坚持“本心”本身,就值得佩服,至于“本心”是不是值得坚持,那是另一个问题。

“师姐,风雷刺产生了器灵,师叔还不回天元派,是担心我们的安全。师叔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既然答应了我们的事,她不会再有别的想法。”

意念传灵,感悟他人的意境,当然也算是走捷径,以之突破境界,根基上自然会有所缺陷。但王茹清骄傲不骄傲,愿不愿意借助意念传灵结丹,凤如山却并不能确定,他也不知道,他没问过王茹清。他根本没想过类似的方法,心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念头。

凤如山拿出来这枚玉筒,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他是想顺着林飞凤的话头,借机谈一些平时她不好意思多説的事,为日后更进一步的交流打好基础,不料却忘了夏卿岚和林飞凤同是碧水门弟子这么一回事,心中暗暗叫苦不迭,只好使出“美男”之计。幸好林飞凤虽然性情冷傲,言辞却不像慕容雪菲一样咄咄逼人,轻轻的放过了玉筒之惑,但又提起了慕容雪菲。

这件事,凤如山就不能等闲视之,説不得,正儿八经的替慕容雪菲解释了几句,却没有注意到林飞凤的言外之意。

“这个我知道,我们有仙府,慕容在哪儿修炼都一样。她的飞雪楼,早就不比普通金丹真人的洞府差了吧。小红这小东西,还真有diǎn本事,仙府中的灵气,比外面的纯净了不少,就是土灵气多了diǎn。凤如山,你的黑日枪和红月刀怎么相处的,我想把碧水青莲也用温养本命法宝的方式温养,你觉得怎么样?……。”

“嗯,夫妻多年,他到底心疼慕容多些。”

林飞凤深吸一口气,稍稍坐直了身子。

男女之事,夏冰虽然也对林飞凤传授了一些“皮毛”,她自己偶尔也免不了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象,但林飞凤毕竟没有经验,虽是金丹真人,和普通的小姑娘也没有丝毫差别,情动之下答应凤如山,不再坚持双修大典,心中本来娇羞无比,听凤如山忽然一本正经的替慕容雪菲解释,不由心里松了一口气,困窘稍解,但不知为何,同时又微微有diǎn失望。

“双本命法宝?师姐,这个我从来没听説过,不知道修仙界有没有相关的记载。我有妖丹,黑日枪和红月刀其实没什么关系,反倒是仙府,现在也是我的本命法宝,仙府和红月刀之间,目前倒是没什么冲突,不过,……。”

林飞凤性子本就冷清,凤如山只认为她是女儿脸皮薄,当然不会“欺人太甚”,也就适可而止,顺势谈起了仙府和红月刀之间,双本命法宝的协调问题。

各门派、功法温养法宝的手段,千差万别,但本命法宝,修仙界公认的是只能有一个,本命法宝和普通法宝,除了祭炼的方式不同,平日里温养,也差异甚大,简而言之,本命法宝的温养,更加耗时费力,不仅需要灵力,还需要元神之力,甚至需要精血以及一些其他专门的手段,至于一些增加本命法宝威力的秘术,更是千奇百怪,什么花样都有,可以説,大部分修士,除了正常的修炼,至少有一半的时间是花在本命法宝的温养上。双本命法宝的想法,在一般人看来,自然是惊世骇俗之极。

而林飞凤鉴于冰心剑和碧水青莲的际遇,更换本命法宝是不可能的,将碧水青莲作为一般的法宝,又甚为可惜,她整日和一群在修炼上不着调的人瞎混,也就不觉得双本命法宝的念头,有什么离经叛道的地方。

还能比妖丹撞击魔灵法力中不知名的晶体更离谱吗?

凤如山的仙府之中,早就热闹的不像话了,但他却不认为自己仙府和红月刀“双本命法宝”的经验,对林飞凤有多大的参考意义。

先,他的仙府和红月刀,都是经过了以本命法宝的方式祭炼,同时以本命法宝的方式温养,和林飞凤以普通方式祭炼碧水青莲,却以本命法宝的方式温养,根本上不同。更重要的是,他觉得目前两者相处和谐,没有造成什么麻烦,是因为仙府的品级太高,红月刀根本没有“闹事”的资格,而冰心剑和碧水青莲,显然不具备这个条件。

“……,师姐,仙府和一般的法宝不一样,而且我也指挥不动它,根本不能用来战斗,我觉得师姐的想法,还是仔细的和师叔讨论一下为好,最好是等师姐结婴以后,再慢慢的摸索着来。要是师姐觉得可惜,不妨平时在碧水青莲上多花diǎn功夫也就是了。”

“师姐不是在风雷刺上也想和师叔比试一下吧,师叔是炼器宗师啊!这样什么都要比个高低,我什么时间能有好日过啊。还是我家小清乖!”

凤如山腹诽不止,仍然尽心尽力的描述自己调和丹田中诸位大佬的感受,并不仅仅限于红月刀和仙府。

他的丹田之中,红月刀妄为本命法宝,反倒是最不显眼的,甚至连黑日枪也比不上,多年来受尽欺凌,谁也不拿正眼瞧它,红月刀自己的表现,也没什么好讲的。

“哦,这样啊,也真难为你了,我等下问问慕容吧。”

林飞凤的丹田,开始是孤零零的一个金丹,后来加了冰心剑,最近加了个碧水青莲,但三位住户等级森严,各安其位,几乎没什么来往,更不用説冲突了,对丹田这个修士最重要的根本之地,她却很少费心思,对凤如山从筑基就乱七八糟的丹田,不禁升起了深深的同情,同时,还有一丝隐隐的羡慕。

结婴之后,有了元婴的加入,元婴真君的法宝,数量肯定会增加,而且大多需要收进丹田中温养,可以想象,她的丹田中也必然会热闹起来,而凤如山从小就调理热闹的丹田,都是宝贵的经验啊。

至于将碧水青莲作为本命法宝温养,到底是不想委屈了碧水青莲,还是有别的原因,林飞凤不愿意想那么明白。

难得糊涂吗!

……

“慕容大师、林大师、老凤,清风岛没什么麻烦吧?”

史骏樟为人,虽然略略有diǎn古板,但时间长了,也终于不再称呼凤如山为凤长老,至于两位“大师”,他实在不擅长和女修士打交道。

“老史,胡家的事,以后慢慢再説,朴襄君那里有什么消息吗?”

胡家的麻烦太大,却又不急,凤如山还没想好,先不告诉史骏樟为上。

“你们刚走没几天,朴大师就来了一趟,带来了一炉天星清神丹,临走时朴大师説,你们回来,我们可以直接去丹心岛,不用再等他,这是进出丹心岛的阵法玉牌。老凤,等你们休息两天,准备一下,我们就过去?”

史骏樟説着,拿出四个小小的玉牌,玉牌表面刻了一樽丹炉,后面刻满了各种符纹。

“好,史大哥,你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就动身去丹心岛看看,让朴大师等太久了,不好。”

凤如山,当然不需要休息,他们在清风岛上,已经休息的够久了。

至于杜进,先让他凉快凉快吧。再説,胡家可能在种植违禁品,想来有这种猜测的,天星城中也不是一家两家,严格説来,凤如山他们也没有证据。林飞凤“看”到了,对其他人而言,算不算证据,尚是未知之数。不暴露仙府的秘密,他也无法取信于杜进,或者説,杜家。

南京邦德医院在线预约
六一儿童医院地址在哪
湖南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的好
太原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广西专门治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