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九鼎狂尊 第三十三章 命悬一线

2020-01-17 00:27: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鼎狂尊 第三十三章 命悬一线

女子的心有些惊慌,因为她看到器破天并没有倒下,而且器破天的额头也没有任何血迹流出。

空气中的杀气似乎在逐渐的凝聚,女子额头的冷汗一丝丝滴落而下。

器破天的身影在女子的眼中碎了,好像玻璃冰块被人打碎变成了一地玻璃块。

一把漆黑的长刀悄声息的出现在了女子的脖颈之上,女子绝美而纯情的脸向后一扭,她看到了有些疲惫,额头有一丝血迹的器破天。

女子风情万种的向器破天望了一眼,脸上妩媚之色浓,她的这一眼勾动了器破天内心中的**,让器破天有些着迷。

似乎此时正有一个浑身**,面带柔色,纯情而靓丽的女子躺在地上等待着器破天的临幸。

器破天的眼神越来越迷离了,他的大脑中疲惫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手中放在女子脖颈上的长刀松了一下。

“砰!”

女子伸手将身前的长刀轰了出去,她立刻离开了器破天五米的范围,眼神警惕的看着器破天。

器破天在一瞬间惊醒了过来,他惊异的看着女子,一时不慎他竟然受到了女子的媚术干扰,心神有些动荡,差点沉陷进去。

这也是因为器破天此时真的有些疲惫,而且他的长刀已经架在了女子的脖颈上,他的神经有些放松大意所致。

但是也幸亏器破天意志力坚强,才能这么就脱离女子的媚术干扰,两人再次警惕的相互对视了起来。

但是女子的眼神有意意的向邪云天的方向看了几眼,器破天的心加凝重了。

此时女子正好背对着邪云天与器破天对视,如果她此时对邪云天出手的话,邪云天一定命不保夕,而且他离邪云天还有一段距离,就算是救援也来不及。

大意之下的器破天将自己与邪云天同时陷在了危险的境地中,如果刚刚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用长刀刺进女子的脖颈之中,现在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是杀手?”器破天此时已经能确定女子与之前的两个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杀手组织中的人,只是他不知道是什么人向他们的杀手组织买了自己的命。

女子面若寒梅,她的脸上也有一丝苍白的神色,依然冷冷的看着器破天,似乎还在寻找刺杀器破天的时机。

“是什么人要杀我,我记得我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器破天向女子询问道,但是女子依然一言不发,身上的杀气依然在弥漫。

“我可以向你付钱将我的命买回来,另外我也能出钱将那个要杀我的人的命买下来,只要你开个价。”

女子还是冷漠不言,似乎她现在变成了一个哑巴,空气中的温度有些下降。

“刷……”

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动了,而且两人的目标都是相同的,女子将手中变成长剑的匕首刺向了躺在地上邪云天,而器破天也冲向了邪云天的方向,想要将邪云天救下来。

“嗤!”长剑突然刺进了突然来到邪云天身前的器破天身上,器破天深深的受了女子的长剑一击。

“砰!”两人对轰了一掌,他们各自被轰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器破天变手为爪,将远处的霸刀吸在了手中,手拄着长刀半跪在地上。

女子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手拿着长剑,一步一步缓慢的向器破天而来,长剑直指器破天的额头。

“姑娘,等等,只要你告诉我想要杀我的那个人是谁,我这里有三十万鼎元灵丹,我可以把它们都给你。”

器破天拿出一个空间戒指,顿时在空气之中散发出了浓浓的鼎元灵气。

女子的步伐稍微顿了一下,但是她没有多看器破天手中的空间戒指一眼,反而急速的向器破天冲去,她手中的长剑直直的刺向器破天的喉咙。

在器破天手中的空间戒指上突然飞出了一颗妖兽的妖丹,这颗妖丹是千年妖兽的本命魂珠,在它一出现的时候就形成了一道空间能量屏障,挡住了女子的致命一击。

同时,反震的力量将女子击飞了出去,她再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有些不甘的望向器破天的方向。

在器破天的身前,一颗金光闪闪的魂珠上有一只大雕一样的小鸟,它伫立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道空间能量屏障将器破天与邪云天牢牢守护在里面。

这颗魂珠是当初他们在神秘空间中的时候得到的唯一的一颗魂珠,只是后神秘强者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将十二颗妖丹也变成了魂珠,

十三个人分别得到了一颗魂珠,只是器破天的这颗魂珠明显要比其他人的魂珠能量要强大一些。

在这些魂珠中分别注入了一只大雕或者一只老鹰,器破天一直都不明白镜魂有什么作用,只是听神秘强者说镜魂也有一些攻击力,他就将这颗魂珠拿出来了。

没有想到,魂珠自主在他身边形成了这道空间能量屏障,而且在与刚刚那个女子的碰撞中,器破天分明看到一道金黄色的能量袭在了女子的身上,对她造成了一定的伤寒。

连带着她身上的反冲力,将她远远的砸在了地上。

此时,器破天已经力竭了,如果不是有魂珠形成的这道空间能量屏障,他早就被女子斩杀在剑下了。

此时的器破天法动半分,他奈的看了一眼女子的方向,开始运转鼎元灵气为自己疗伤。

他只是盼望魂珠形成的这道空间能量屏障能长时间的守护在他的身边直到他将身上的伤,疗养完为止,他后望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子,他知道女子此时正在养精蓄锐。

两人都进入了争分夺秒的疗伤之中。

女子仰躺在大地之上,一动不动好像熟睡的样子,她的姿态非常优美,只是在她的身上弥漫着一股强烈的杀气。

器破天盘坐在地上,在他的身旁,邪云天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安静的就像是一个刚刚死去的人一样。

很就到了日落时分,躺在地上的女子站了起来,器破天身边的能量屏障也失去了光芒,他身边的那颗魂珠也光芒暗淡的静静的躺在他的怀中,

女子缓缓走到器破天的身边,而器破天依然紧闭着双眼,似乎他没有任何感觉,直到长剑来到器破天的额头。

冰凉的剑尖使他的额头出现了一丝丝血迹。

“嗤!”

长剑再次刺穿了器破天的额头,鲜血长长的喷溅了出来,顺着长剑的离去甚至喷到了女子晶莹的玉手之上。

女子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她又一次跌倒在了地上,安安静静的睡了过去。

器破天怀中的魂珠沾染上了器破天额头上留下来的血丝,突然间这颗魂珠再次绽放出了光芒,只是魂珠上的光芒有些暗淡,还有些血腥的颜色。

魂珠慢慢的漂浮在了空中,它顺着器破天流血的额头慢慢的钻了进去,瞬间之后,器破天的额头闪过一道精光。

他的额头变得比的明亮,似乎还有些透明隐隐散发着一丝光芒,几乎能看见他大脑中的东西。

他额头上的伤口在这颗魂珠进入以后便愈合了起来,只是在他的脸上依然有一些恐怖的血液凝固在脸庞上,慢慢的凝结成了黑色的痕迹。

当再次天亮以后,女子从器破天的身边站立了起来,苗条的身影俏丽在阳光之下,她冷漠的眼神再次看了一眼器破天,然后转向了邪云天的方向。

女子的手一挥,他将器破天身上的空间戒指拿在了手中,探入神念一查,里面确实有不下三十万鼎元灵丹,女子也有些动容,很显然这么多鼎元灵丹她也是首次见到。

女子再次叹了一口气,后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器破天转身离开了这里。

作为一名杀手,或许器破天是她杀过的,实力低于她却让她劲的人,甚至还让她损失了两名六鼎强者伙伴。

不过她的收获还是颇丰,器破天空间戒指中的鼎元灵丹再加上杀他的报酬,足以让她结束杀手生涯,也能安安稳稳的度过下半生。

但是,女子没有想到的是,在她离开以后,器破天却缓慢的睁开了眼,并且隐隐约约看到了女子袅袅而去的身影。

三天以后,器破天再次睁开了眼。

器破天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好像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他想对着天空高声的怒喊一声。

“啊!”

突然,树林中鸟兽飞窜,一棵棵大树震荡了起来。

器破天突然想起来三天前发生的事情,那个神秘年轻而漂亮的女子也在器破天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的身旁,邪云天依然静静的躺在地上没有一丝变化,器破天的心突然一紧。

可是,奇怪的是,邪云天的身上的伤势没有丝毫恶化的样子,反而他居然还有好转的迹象,这让器破天感到有些震惊,他怀疑难道是自己记错了,邪云天身上的上伤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重?

可是当他再次确认了邪云天身上的伤以后,他敢确定,现在邪云天只是顶着后一口气没有咽下而已。

他现在的情况随时都有可能丧失性命,可是他身上的上伤势真的比起三天前有些好转,器破天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件事。

他背上邪云天向前方走去,这条路正是那个刺杀器破天的女子离去时所走的路,也是那条可以通往蛮荒帝国帝都的大道。

麻阳苗族自治县中医医院
东花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四川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杭州看白癜风多少钱
太原白癜风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