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霜寒之翼 332 明法

2020-01-16 18:22: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霜寒之翼 332 明法

望风的麦冯看着白河对这个王府的父子三人暴力洗脑,心中一时满是践踏而过的神兽,这也叫道德之士?

从结果来看,并没什么不对。但若是让真的道德之士看到,就会从动机、行为模式乃至根本理念上批判一番。

王府的一位供奉,看着清醒过来的王爷父子三人开始遣散爪牙,归还田地,平复错案,还一副深切悔罪的模样,就知道出事了。

以吴王父子的品德,肯来府中做供奉的不是妖精就是无道无德之辈,吴王运气比较不错,没遇上妖怪,只是遇上了混日子的三流道士。

这个明法道人神通虽然低微,但是吴王父子这副模样,却还是让他暗暗叫苦。

素来横行霸道无恶不作的吴王一夜之间悔过自新,若说是良心发现,明法道人那是万万都不信,如此渡化灵魂,实在是骇人听闻之事。

这种道术在各个名门正派中被立为禁术,正派人士是万万用不出来的。

但若是邪派使用,怎么会用来导人向善?

特立独行的修士并非没有,但是遇上吴王这种恶霸,不顺手报销掉,会大费周章地这么玩吗?

明法道人觉得脑筋有点不够用。

不过他的大麻烦马上就要来了。

只见一向亲信他的王府世子走了过来,说到:“道长,您自入府以来,见我父子三人作恶多端,却未有一言劝阻,还动辄以黄老之术、虎狼之药谄媚我父子三人;现下我父子决定改过自新,用不到道长你了,还请好自为之罢!”

“哎?!”明法道人大急:“世子!世子!有话好商量!你们几个中了法术!本来不该如此的!”

“我改过自新,干法术何事?”世子正色,原本纵欲过度的脸上赫然蒙上一层圣光:“纵是法术,能让我痛感昨日之非,也是好的。若有如此法术,是我相遇恨晚才对。”

“这!”明法道人目瞪口呆,世子却不耐烦了:“言尽于此,来人,送道长出去!”

“等等!世子!贫道不仅仅会炼丹!还会驱魔抓鬼!不要如此决绝,给贫道一碗饭吃!世子!给贫道一碗饭吃啊!”

白河坐在王府对面的茶楼上,看着王府中父子三个正在和他们原来的小弟撕逼,早已笑得抽搐了起来,麦冯满头黑线:“老板,你太会玩了。”

“什么叫会玩,这叫道德。”白河纠正道:“我这一番施法,难道没有让这物欲横流的世界因我变得美丽了一些?”

“我感觉到这个本来画风正常的世界被老板你玩坏了一些。”麦冯吐槽道:“不过这吴王父子……似乎走向另一个极端,万一他们觉得谋朝篡位是大不敬,又该如何是好?”

在这个世界呆了几个月,这个南亚人入乡随俗,满口之乎者也。

“能改一次就能改两次,怕什么?”白河语气轻松,看着街上昏头转向的明法道人,伸手一指,道:“何况到时候也由不得他。”

他挥了挥袖子,麦冯会意,靠近:“老板有什么想法?”

“吴王父子骤然改恶向善,但是他们手下爪牙多有穷凶极恶无法无天之辈。眼下被抄了鱿鱼,有人会忌惮吴王府的权势,不敢动弹;但是若说没有铤而走险的,我却是不太相信。”白河道:“你在这里盯着,若是吴王被报复,你就出面保下他们,从现在开始结个善缘,预计那个蜈蚣精距离祸害天下还有个几年的时间,你在这里和吴王打好关系,日后也好执行计划。”

“高,实在是高。”麦冯拍马屁道:“老板你实在是高。”

“高个屁。你在这盯着,我先走一步。”白河一挥袖子,人就到了大街上,大步流星消失在街尾。

倩女1剧情和倩女2开头相差只有几天时间,但是倩女2开头后不久,宁采臣就被黑心官差抓进牢里做替死鬼,这段蹲大狱的时间,就是两部剧情真正的时间差,白河不太好判断这中间究竟过了多少年,不过参考一下监狱里那密密麻麻的好几排‘正’字和宁采臣的大胡子,真相多半不容乐观。

要想达成目的,必须提早开始准备。

白河走上大街,却没有立即回到金华,而是尾随那个被炒了鱿鱼的道士。

明法道士唉声叹气,钻进了一间破庙,准备点一堆火,安抚一下自己受创的心灵。

他刚刚点上火,就看到左右两边冒出几个彪形大汉,不由分说地把他前前后后堵得严严实实,明法一阵发懵,只见一个昂藏九尺的独眼巨汉走了出来,大剌剌地坐在明法眼前。

“关……关侍卫。”明法道士看着这个大汉,嘴唇哆嗦了一下,冷汗冒了下来:“不知拦住贫道,却是有何要事?”

“什么要不要事?找你没事?难道跟你买壮阳药?”独眼大汉一扬头:“屁话少说,吴王那老狗和他三条小狗发了神经,说什么改恶从善的屁话,害得老子断了生计不说,还说什么老爷在投入王府之前犯了恁多命案,这些年他们包庇于我万万不该,要上报官府捉拿老子。艹这一老三小四条蠢狗的**,今晚不屠了他们,爷爷就不姓关;牛鼻子,听说你擅长配药,有没有蒙汗药的方子,给爷爷配一副。”

明法道人暗叫一声苦也,这个家伙明火执仗要报复吴王父子,却要他做同谋,这要让他如何是好?

他道术稀松平常,元神无望,武功一窍不通,只好靠招摇撞骗度日,却不想得罪官府,看着一群大汉,脸色立刻就难看起来。

正在明法道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时候,那破庙的佛像突然放出了光芒,一群大汉一惊,打起了哆嗦。

“老大,佛祖显灵了!”

“什么佛祖显灵?”独眼大汉怒骂:“装神弄鬼的王八蛋!给老子滚出来。”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那木头佛像仿佛变得纯金一般,突然光芒万丈,这几个大汉吓得屁滚尿流,立刻跪下磕起了头。

这年头人本迷信,这群大汉平时在王府之中无恶不作,亏心事不少,一见‘佛祖’显灵,顿时浑身发抖。

倒是那独眼大汉全然不惧,在口中唾了一口唾沫,抽出腰间大环刀,大喝:“什么狗屎佛祖,老爷纵横天下,你这个老秃头也敢和我装神弄鬼,先吃爷爷一刀再说。”

“冥顽不灵!”佛像眉心放出一道金光,径直射进独眼大汉眼睛里,独眼大汉目光攸地一变,随即脸上露出扭曲、痛苦之色。

他脸上表情不断变化,手里大刀‘乒啷’一声掉在地上,渐渐地大哭出声,左右一群大汉同时放声痛哭,哭了一刻钟左右,抱在了一起大呼:“大哥!错了!我们这许多年来都错了啊!”

“诸位兄弟,是哥哥不对,这许多年来带着大伙儿多行不义,实在是罪大恶极!”独眼大汉痛哭流涕:“我们下半生当多做善事,为往日恶行赎罪!”

……

明法道人呆呆地坐在那里,看着这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伙一刻钟就变成了大善人,那独眼大汉凶相尽敛,一副平和坦然的神态,明法道人不仅仅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是感到一阵彻骨的冰凉。

木然地看着一群大汉撤走,他听到身后不轻不重的脚步声,浑身都僵硬了起来,直到那个穿着玄妙长袍的白发青年走到眼前,也不敢有丝毫意动。

“我这手渡化之术,你觉得效果如何?”白河笑问。

“……先生。”明法道人咽了口口水,偷偷抬眼看了一眼白河,低头五体投地下拜道:“小道明法,愿随先生左右驱策。”

“哦?你竟然如此聪明?”白河有些惊讶。

明法苦笑一声:“先生如此出现在小道面前,小道便是再傻,也能猜出一两分吴王府中事情真相,若前辈不杀小道灭口,定是有事情要小道尽力,小道哪里敢不聪明?”

“聪明人就是容易交流。”白河一笑:“放心,我了解你这种聪明人,大概能管住自己的嘴,我没灭口的意思,不过你要是想要跟在我的身边……”

白河捏着下巴,做出沉吟的神色。

“小道有几分力气,对炼丹颇有些研究,愿为前辈烧火洒扫。”明法大喜,连忙打蛇随棍上。

白河一露面,明法就知道遇上了罕见的高人,能够分分钟把恶人感化成好人,明法记忆中,只有曾经宗门的掌门才有这等神通。

这是元神高人呐!给他当个童子,烧火炼丹,至少能混口饭吃吧!

刚刚丢了饭碗,明法对饭票异常敏感。

出家修道的,对于机缘这个东西,往往有着敏锐的知觉,有的时候能不能抓住机缘,就是在一念之间。

如果错过了,那可就是有缘无份了。

白河看着这个中年道士,有些意动,他本来只是想来打探消息,却没想到这个家伙如此机灵:“让你跟着我也不是不可,但是想要跟随我就要入我宗门,你是个道士,想必也有宗门教派,你愿意叛门而出吗?”

“回禀先生,小道出身南宗,但是因为修炼无果已经被遣出山门,若先生门户愿意收录,小道愿意加入。”明法道。

“好。”白河满意地点点头:“从今天起,你明法就是我真龙宗的掌门大弟子。”

真龙宗?

明法一阵头晕脑胀。

宗名狂霸酷帅屌也就算了,关键是明法离开山门之后,走南闯北十几年,竟然全然没听过这个名字。

这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宗派?

重庆南岸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烤瓷牙博爱曙光
干细胞医疗有希望迎来发展黄金期
秦皇岛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湛江治疗早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