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菊韵】编辑部的故事——小雪 (小说)

2019-09-13 04:56: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8月28日,是江山文学网成立七周年纪念日。我入驻江山六年来,见证着江山的起步发展和壮大,让我感受最深的是江山人的无私奉献精神。在江山成立7周年之际,用我笨拙的笔,写下了江山人的可歌可泣生动感人的故事,故事中名字虽为化名,但每一个人物都是江山人的缩影和写照,在他们身上凝聚的是江山人的力量和能量,反应的是江山人的风貌。但请不要对号入座,人物不固定,事情也无所指。
——题记


小雪
社团编辑

小雪家住新疆一个偏僻的小镇,丈夫是一名现役军人,女儿还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白天婆婆哄着孩子,夜晚她自己来带,让辛苦一天的婆婆回房间休息。老公不在家,婆媳俩互相关照,一起照顾孩子,关系特别融洽。
家里经常网络信号不好。但她却偏偏爱上了网络,爱上了江山,爱上了四季如春社团。她把每晚仅有的2个小时的时间,用在社团文稿的编审上。尽管她编审的稿子不多,但她写的编者按却人人叫绝,经常成为新手学习的范例。

夜晚,小雪哄睡了女儿,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时针指向9点。她迅速去了洗手间,用凉水洗了把脸,这样她才觉得有精神气,免得老是打瞌睡。然后打开电脑,拿起电脑桌上的清凉油,打开抹在两边的太阳穴上,她挺了挺腰,伸了伸胳膊,心里警告自己:不许犯困,再工作两小时。今天上班去检查工作,和同事们一起,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所以回家才觉得困乏。9点钟睡觉太奢侈了,于是她强打精神,打开了电脑,进入江山文学网,点开了四季如春社团。
突然她听到一种细微的哼哼声,好像是从婆婆房间传出的。她急忙起身,敲了敲婆婆的门,进屋了。她知道婆婆从来不锁门,只是虚掩着。问婆婆:“妈,你怎么了?”婆婆双手捂着肚子,用微弱的声音说:“我肚子疼死了,都快受不了了。”小雪见婆婆脸色蜡黄,满脸肌肉早已扭曲的走了型,汗水不时地从脸上流下来,样子真可怕,小雪一时没了主意。急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这边安慰婆婆说:“妈,你别着急,马上会有医生来的。忍着点啊,妈!”然后她用最短的时间帮孩子收拾好东西,准备抱起宝贝去医院。
医生来了,快速做了检查,怀疑是急性阑尾炎。医生护士和小雪一起忙活,把婆婆抬上了救护车。
到了医院,经医生诊断,确诊为急性阑尾炎,必须马上实施手术。
小雪抱着熟睡的孩子,办好了婆婆的住院手续,然后又去产科借了一辆婴儿车,放在婆婆的床旁边,她知道这段时间要和婆婆在医院度过了,县城的医院没有看护护士,要家属陪护,所以小雪得把孩子的一切先安顿好,正好产科值班的护士是她同学,所以一切顺利。
婆婆的手术很顺利,不到一小时就做好了。但,因为婆婆对麻药不敏感,医生实行了全麻,麻药会持久些。然后医生又对她下了医嘱,就是有关看护婆婆的事情,她边听边点头,并都记在了心里。
婆婆的麻药劲还没过,她依然安睡,小雪帮她盖了盖被子,又看了一眼输液瓶子和针眼部位,确定一切正常后,她坐下来,拿起了手机,时间已经是22点 0分。看着婆婆那苍白的脸,她想起往日婆婆对她的好。她感冒的时候婆婆怕传染给孩子,不管白天多累,都是把孩子抱到婆婆房间整夜陪护着;看着小雪每晚审核稿子都到十一二点钟睡觉,婆婆非常心疼,怕她熬坏了身体,经常在深夜为她熬汤滋补身体,为她端来切好的水果和饮品。婆婆的细微照顾,总是在感动着小雪。婆婆身体一直很好,如果不是这急性阑尾炎,她从来没进过医院,一些小病都是自己扛过去。倒是小雪产后体弱多病,一直被婆婆照顾着。想着想着小雪眼睛湿润了,此刻她既担心婆婆又想老公,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助。但她明白,关键时刻必须自己坚强起来,她要支撑起这个家。她习惯性地握紧了右手的拳头,对自己说:小雪,要挺住,加油哦!
婆婆在安睡,女儿也在安睡,唯有她没有丝毫的困意,她想起了白天上班拉进编辑部的诗歌,何不趁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去欣赏诗歌,来打发下这令她不安的时间呢?自从她加入了四季社团,她便觉得社团成了她的精神寄托,那些文稿就是她的午夜大餐,于是,有文稿为伴,她再也不会寂寞孤独,总是觉得每晚时间太少,时间在她阅读的字里行间中悄悄溜走。她习惯性地打开手机,进入江山文学网,点开四季如春社团的编辑部,看到了那篇诗歌《高原的雪》作者雪松。按照惯例,她先百度了下,主要是避免抄袭现象。然后点开了作者的个人文集,发现这是第一首诗。心想,作者第一次来投稿,一定要尽快编审核发,别让作者等太久。于是进入了编辑状态。大概浏览了一遍,便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这诗歌写的太壮观了,让她想到了《沁园春?雪》,感觉这作者一定不是凡人,不是伟人也得是教授或者是有名望的大诗人。正当她想写编者按的时候,婆婆哼哼起来:我疼,疼,水,渴……
她放下手机,附耳对婆婆说:妈,疼是因为你麻药劲过了,医生说忍过了今夜就好了。不能喝水的,再忍耐下。
婆婆睁开眼睛看了雪一眼,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后又闭上了眼睛。疼痛写在婆婆脸部的每一块肌肉上,让小雪疼在心上。她很无奈,只能忍着,医生说打止痛的会影响伤口愈合,那就忍着吧!人就是怪,没有经受不住的苦,没有忍受不了的痛。面对婆婆,小雪也只能心疼再无他法。

待婆婆入睡后,她又打开手机,开始编辑雪松的诗歌。一声婴儿的哭声又打断了她的思路,她再次放下手机,看了看时间。到了孩子吃奶和换尿布的时候了,她熟练地做着,动作很利索也很熟悉,当那小嘴吸住母乳的那一刻,她才安静下来。房间里又恢复了宁静,婆婆睡了,女儿也睡了,唯独小雪不能睡,她还没有完成任务,怎么能睡觉呢?
房间的灯光很亮,照着病床也照着婴儿床,小雪坐在婆婆床边,不时地用眼睛扫一下输液瓶子,唯恐忘记了换药,她得时刻警惕着。
她第三次拿起手机,总算完成了这篇诗歌的编者按,发表了。发表后,小雪又看了一遍诗歌,然后又在文后面写下了几行评论。这样她才觉得完成了任务,一篇新作者的诗歌才算完全发表了。然后她复制了地址,在作者群和管理群分别发出,她写到“百年不遇的好诗,竟然让我发现编审了,请大家欣赏旷世大作《高原的雪》”似是在做广告,又像是在推销自己,然后她便觉得特有成就感。回到管理群留下了一行字:好消息,好消息,社团来了位高人,那诗歌写的真叫棒啊!

“雪,这么晚了还没睡啊?”露露还在写稿子,看到了小雪的留言,感到很纳闷。小雪是少有的宁静之人,平时很少说话,社团人都叫她大家闺秀。今天她在群里大呼小叫,让所有的人都感到惊讶不止!
“我在医院看护婆婆呢,这首诗是白天上班的时候看到的,就拉进了编辑部。开始主要是看到了题目和作者都有个雪,或许是觉得自己也是雪吧,但这篇诗歌确实很好,大家欣赏学习!”小雪看到露露还在,便和她说起话来。
露露看了一遍雪松的诗歌,也赞不绝口:写得太好了,难怪我们的雪都要融化了。这样的诗歌不仅仅是在江山,就是在国家级诗刊上也是首屈一指的佳作呀!
大家品读着,欣赏着,赞美着,并进行了一阵激烈的讨论。在一旁一直不言语的春社心里暗暗欢喜,便为诗人的到来有一点小小的满足感。
原来这个高手是春从博客请来的教授叫雪松,是有名的诗人,兼职大学教授。他们的相识很特别,也很有戏剧性。

春在家排行老二,家人都叫她二愣子,是个楞丫头。因从小体弱多病,父母对她宠爱有加管教不严,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冒冒失失没大没小的个性,敬畏这个词她好像不懂,只有敬没有畏。在家里她不畏家长,就连兄弟姐妹都惧怕的父亲她也一点不怕,还时不时和父亲贫嘴撒娇,让姐姐好生羡慕。在学校她不畏老师,勤学好问,没有她不敢问的问题,哪怕被老师数落一番她也满不在乎。在单位不畏领导,不管多么威严的领导,她都敢顶撞。当她无意间走进雪松的博客时,看到他的粉丝超级多,也是好奇,什么人这么多粉丝啊,于是想看个究竟。
她一连读了几篇诗歌,边读边赞不绝口,果然,果然……
所以当人们都怀着一颗敬畏仰慕的心情给雪松回帖的时候,称呼都是“教授”“诗人”“老师”什么的,她照旧称呼大哥,她习惯比她大的叫大姐(大哥)。不管对方年纪多大,也不管职务多高。
就她这个“雪大哥”引起了雪松的高度重视,并给她留言说:“就冲着你对我的称呼,我交你这个朋友,欢迎光顾我的小屋。”就这样他们开始了交流,但除了回帖评论之外几乎不聊天。
但当春把自己建社团的想法告诉雪松的时候,得到了他的大力支持和鼓励。他高兴地说:“我的诗稿你随便选,看中哪篇我发哪篇。”春说:“你不用多了,一周给我发一篇稿子就行了。”于是,就这么定了。

当然,社团人们并不知道这是春请来的高手。编辑们都或多或少地有一个共性,就是都喜欢审核水平高的文稿,而对那些鸡肋和心灵鸡汤稿子都不愿意审核,有的甚至就直接交给春,最后春都会解决掉的。即便是退稿,春也会认真地提出文稿存在的不足和努力的方向,春说这是对作者的负责,也是对社团文稿的负责。
《高原的雪》一发表,立即引来众多的读者阅读,阅读量蹭蹭地涨,春看了非常高兴,留言给雪松:雪大哥太厉害了,点击率上万了。雪松不卑不亢地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并没有说一句话。
社团几个诗歌编辑像猫捉老鼠一样,只要一有空就到后台候着,看看有没有雪松的诗歌,结果第二篇被霜抢走了,又是一片“怨声载道”……

小雪的婆婆7天就出院了,她在医院度过了最艰难的7天,既要照顾婆婆又要照顾孩子,即便是这样的状况,小雪没有一天不去编辑部审稿的。
露露看到了,心疼地对小雪说:雪,你休息吧,别累坏了自己。
小雪笑笑说:我一天不来社团看看,心里就觉得缺少点什么,睡觉都不踏实。哪怕是看一眼,写条评论,也会安心睡觉了。
露露笑了,打出一个拥抱的表情,说:我也这样,大概大家都这样,经常看到半夜三更有人在审核稿子,别人会以为我们疯了呢,疯得离不开社团了。
小雪的婆婆回家了,家里的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小雪是个沉稳寡言的人,平时在社团也很少说话,她觉得自己基本上没时间闲聊,晚上仅有的两个小时,看稿子都看不过来,对她来说一寸光阴一寸金,所以她非常珍惜。有时候婆婆不解,总觉得她太累,劝阻她说“雪啊,白天上班那么忙,回家又要照顾孩子,网上那点事就搁下吧!早点休息,把身体养好!”
小雪知道婆婆疼爱自己,她告诉婆婆,“我觉少,躺下也睡不着,看看这些文稿再睡觉睡得踏实。”婆婆见状也就不再唠叨,只是为她准备上水果和饮料。小雪总是对婆婆说:“妈我想吃了自己去弄,你就早点休息吧,别陪着我了。”其实小雪是过意不去。
婆婆说她也睡不着,喜欢等小雪忙活完了一起睡。但婆婆很知趣,怕耽误小雪,就自己在房间把电视声音调到最低,然后等小雪离开书房去睡觉的时候,她不管电视看完不看完都要关机睡觉。
小雪发现诗人雪松发诗时间很固定,几乎每一篇都是周五晚上10点钟以后发,于是她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喜出望外,雪松发稿后,她不管审核不审核,拉进编辑室,别人再也抢不走了。于是,她便高枕无忧地睡个好觉,等双休日有时间了,独享这份精神大餐的美味佳肴。
看着大家这精神劲,春忍俊不止。笑笑说:看看你们几个,幸亏只是一篇诗歌,如果来个帅哥你们几个还不争风吃醋啊!
露露又抢着说:你以为这个就不争风吃醋了啊,每次都让小雪抢到手,我看雪是恋上松了。
小雪不紧不慢地说:雪不是恋上松了,是恋上松的诗歌了!然后发了一组色迷迷的表情,惹得大家一阵狂笑。原来小雪的沉默寡言就是因为没遇到松啊?难怪了……
突然,小雪打出了一行大哭的表情,呜呜呜……
“怎么回事?”大家都关切地问。
雪说:“看看你们那高兴劲,知道我在干嘛吗?我在站着弯着腰审核文稿呢。”
“你为何不坐下呢?”
“因为,今天去菜市场买菜,突然半路降雨,骑电动车不小心摔倒了,医生说尾椎骨骨折,坐不下了。”5555,又是几个哭的表情。
春着急地说,“那你就卧床休息别审核稿子了,我进去拉出来,交给他们几个审核。”
“不行,那是雪松的诗歌,我死也要亲自审核出来。你们不知道,昨夜我等到差5分钟12点,终于等到了他的诗歌,拉进编辑室,这才安然地睡觉了。”
“你这是‘舍命不舍财’啊!活该,你就应该尾巴根子疼!!”露露狠狠地说着。
虽然看不到露露说话的表情,但是大家都觉得特解渴啊!于是,又一阵欢笑声淹没在这浓浓的夜色中。

说明:编辑部的故事前 篇发到系统征文了,因为征文限制字数在20000字以内,剩下的故事只能发社团了。这是第四个故事。

共 487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编辑部里故事多,小雪军嫂痴迷于社团,利用很少的宝贵时间来编辑审核文稿,她要照顾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婆婆,生活和家庭的担子全压在她一个弱女子身上,她痴迷文字醉心于诗歌,当婆婆病重入院她依然坚持在审核,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话语,都显示着编辑部有着极大吸引力,春姐也用一种无形魅力凝聚着人心。每一个编辑都用心在努力,鼎力而助社团成长,雪是其中一员,鲜明个性跃然眼前。赞一个[责任编辑枫魂帝星]
1 楼 文友: 2015-08-21 01: :27 惭愧!^_^
社团如家,社长是家长,尊重与关爱,凝聚了人心,对文字的痴迷,是雪编辑快乐的源泉,编辑部的故事,平常中满是情谊,赞
2 楼 文友: 2015-08-21 10: 6:54 拜读叶社大作,为编辑部的故事感动着:谢谢各位编辑,你们辛苦了!真真是 为人苦做嫁衣裳,縺成佛家百纳衣 ,成就感,有木有
 楼 文友: 2015-08-21 22:00:0 平凡的故事, 好感人呀,社团的壮大,需要我们每个人的付出与努力,携手共进,共创辉煌
4 楼 文友: 2015-08-22 12:40:4 叶社是个大家长,凝聚着每个人。与社团一起成长。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5 楼 文友: 2015-08-2 18: 6:45 社团如家,向所有的编辑们致敬!
6 楼 文友: 2015-08-25 21:26:17 拜读,小雪的故事很感人,折射出咱社团编辑们的精神,好小说令人爱读也受启发和教育,学习! 年过半百,宠辱不惊。
7 楼 文友: 2015-09-09 16:54: 7 我没有细看 一下子读不到底 先留言 问好叶雨社长 在以后慢慢欣赏什么是一体裤拉拉裤
小孩中暑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儿童尿频尿急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