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众星陨落 第四百二十九章——再次造访的黑子

2020-01-16 19:50: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众星陨落 第四百二十九章——再次造访的黑子

这个牢房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上面遍布着极多的警示法阵和监禁法阵,而在张老加入以后,还在里面添加了很多的监控和窃听器。

但是这些都拦不住海伦,对于自学成才,精通空间法则的海伦而言,想要出去,只是动一动手的事情而言,但是海伦可没有任何想要越狱的想法。

海伦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自己选择了越狱,那么无意会失去自己所有朋友们对于自己的信任,他只能选择和得墨特尔一起,呆在这昏暗潮湿的监狱之中。

“对不起,我的错。”

“没事,迟早会暴露的事情,”海伦叹了一口气,“不过还得说你几句,得墨特尔,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也不知道伊莎那孩子就回来没?”

“伊莎没救的,三颗生命之种,不出意外,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伊莎就会变成一颗树,一颗无根的树,一天之内就会枯死,现在早就变成一颗枯木了。”

海伦叹了口气,“那就先不说她的事情了,或许张老会想出什么办法,他们的思维一直都和我们的不同。”

“张老?那个老头?关他什么事?”

“我可爱的妹妹哟,你也是时候动动脑子了吧?霍星鸣和紫晓两个小蠢货连医生都不是,光靠雪儿一个人怎么可能处理的了伊莎的情况?他要么依靠路西法,要么就会去找张老,你说呢?”

得墨特尔想了一会,“路西法说到底是一个恶魔,他不了解生命之树,而张老,区区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类?”

海伦苦笑道,“你可不要小看科学的力量,别忘了,我们上次还被原子弹给救了呢。”

“那也是天炉座打造出来的武器!”

“可是那是地球人类发明出来的啊...算了,我们争论这个也没什么用,得墨特尔,你手头上的生命之种还有几颗?”

得墨特尔伸出一只手,上面赫然漂浮着两颗散发着绿光的种子,“最后的两颗了,你想干嘛?”

海伦微微点头,“等到时候,我们要是出去了,伊莎如果还活着,就拿出来给他们做补偿吧...随便他们怎么用。”

“不行!”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三天下来了,你还没有反省过吗?”

灰色的能量气体再次在得墨特尔的左手出现,忽闪忽现,得墨特尔看向海伦的目光变得十分的不友善,“生命之种是重塑生命之树的唯一希望,我不能失去他们!”

“所以你要夺取我的生命?”此刻,监狱之中只有得墨特尔和海伦两个人而已,海伦转头看向了蹲在角落里面一副随时准备出手的得墨特尔,并没有任何想要闪躲的意思。

最终,得墨特尔放弃了,右手的生命之种和左手的死亡气息同一时间消失,“随你便吧!我和你就此绝交。”

......

另一方面,霍星鸣一直都坐在雪儿的床边,一边看着手中的《三国》,一边等着雪儿醒过来。

雪儿这回看上去是真的累了,霍星鸣已经在床边坐了一天一夜了,雪儿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一直都处于熟睡之中。

霍星鸣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书,这本《三国志》,霍星鸣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已经看了两遍了,见到雪儿依旧在熟睡之中,霍星鸣有些无奈的起身,伸了个懒腰,轻轻的走了出去。

而紫晓正在客厅,和格兰蒂涅百无聊赖的,两个玩着飞行棋,看到霍星鸣走出来,紫晓问道,“雪儿还没醒?”

“嗯,没醒,”霍星鸣道,“可能是真累了吧,阿虎人呢?你们没看着他?”

格兰蒂涅摆了摆手道,“那个大肌肉男能出什么事啊?他跑去张老的实验室里面,看伊莎了,放心吧,他看上去很理智,不会做出什么啥事的...要是留下来,我们三个就可以斗地主了...飞行棋好无聊。”

霍星鸣苦笑道,“我就是怕阿虎那耿直的脑袋瓜子一下子陷入误区,一会儿转不过来,被人利用了,就像阿龙...那样子,算了,我去看看阿虎,你们在这里留意一下雪儿。”

说着,霍星鸣把手中的书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就直接走了出去,紫晓也同时起身,伸了个懒腰,“呃~不玩了,飞行棋真是无聊。”

格兰蒂涅直勾勾的盯着紫晓,问道,“紫晓姐,你心还真是大诶,哥哥和雪儿共处一室,你居然看都不多看一眼,问都不多问一句,雪儿也是个小美女好不好?”

“你啊!整天脑子里面都想着些什么?能不能正经一些?受不了你,再说了,就算霍星鸣里面对雪儿做了点什么,总得有些动静吧?在客厅里面我会听不到?...算了,我去洗个澡,你自己玩吧。”

说着,紫晓也走进了浴室之中,不久便传出了哗哗的水声,格兰蒂涅嘟着小脸蛋,玩弄着手中的骰子,“我正经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的...不是说人傻多福吗?女孩子污一点才可爱吗?我才不要一本正经呢。”

此时此刻,紫晓正光着身子在浴室的莲花喷头下淋浴呢,机会难得,让我们来描述一下紫晓曼妙的躯体...想到这里的我,看了一眼紫晓的胸部,还是算了,没什么好描述的...

紫晓:“怎么回事?洗个澡怎么突然感觉好想揍死某人?莫名的火大!”

正当紫晓奇怪与自己内心出现的无名怒火时,紫晓突然注意到,浴室的地板好像...在动?

“错觉吗?星界岛上怎么会地震?”话音刚落,紫晓脚下的瓷砖地板突然裂了开来,“嘭”的一声,一个十分娇小可爱的小脑袋从里面露了出来。

“啊!”正在洗澡的紫晓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叫,独身在客厅里面的格兰蒂涅连忙问道,“怎么了?紫晓姐,出什么事了吗?有色狼?”

“色你个大头鬼啊!”紫晓到,“我一不小心踩到肥皂摔倒了而已,你别偷看我洗澡我就谢天谢地了!”

格兰蒂涅嘟囔的道,“我偷看你洗澡干什么?大家都是女生,有什么好看的?”这个时候,格兰蒂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好像...还是我的更有观赏价值吧?”

紫晓当然没有听到后面格兰蒂涅的自言自语,她现在完全还在那个从地板下面钻出来的小脑袋震惊之中呢!

“黑子?是你吗?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黑子扭过头,看到全身湿漉漉紫晓,眼前一亮,“哇!好心的大姐姐诶,我们又见面了...不过,为什么黑子的头上在下雨啊?雨水还是热的,湿湿的好难受...”

紫晓连忙把浴室蓬头给关了,“好了,现在不下雨了吧?这里是浴室,我刚才在洗澡...”

黑子的眼睛突然闪烁出十分佩服的光芒,“哦!大姐姐你居然会控制天气,好厉害哦!”

紫晓满头黑线,自己怎么就会控制天气了?最多就是控制一下水龙头开关而已...“不说这个了,黑子,你到底怎么回事,从...地板下面出来了?”

“我挖地道过来的啊!地底下可暖和了,不像上面这么冷,黑子聪明吧?”

“聪明...不聪明,你让我怎么说呢?”紫晓顿时有些尴尬,“你是来找我的?”

黑子摇了摇头,“不是哦,我是来赶走那些进入星界的入侵者的,等一下...大姐姐在这里,也就是说...你是敌人?”

说道最后两个字的时候,黑子的语气一下子就变的不一样了,紫晓仿佛在瞬间也感受到了黑子的敌意。

怎么办?转身立刻跑吗?紫晓明显不是眼前黑子的对手,连路西法都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要是黑子真的和紫晓动手的话,紫晓恐怕只有被秒杀的命运!

“啊...不过,大姐姐,你能先把黑子拔出来吗?黑子的脖子卡住了,手陷在泥土里面没办法用力气...”黑子如是的道。

紫晓满脸的黑线,这个时候,紫晓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吧...那你等一下,姐姐我先去穿个衣服好不好?”

天真的黑子点了点头,“嗯!好。”

紫晓连忙走出了浴室,身上的水都来不及擦干,就还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甚至来不及和外面的格兰蒂涅说上一句话,连忙跑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去拿给霍星鸣打...

可是霍星鸣的铃声却在客厅里面响了起来,最后还是在外面的格兰蒂涅接的...

“靠!这么关键的时候他居然没带?!”紫晓一生气,把自己的砸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冷静一些,紫晓,冷静一些,黑子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拿点零食把想办法把她打发走就行了。”

抱着这种想法的紫晓,想到自己的那些零食,上次已经全部用来打发走黑子了,连霍星鸣不多的口粮也搭了进去,自己都好久没有吃过零食了!只能问格兰蒂涅去拿了吗?

刚想到这里,从外面突然传来了一身格兰蒂涅的惨叫声,紫晓连忙跑了到了浴室,只见格兰蒂涅的一只手臂被黑子牢牢的咬在了口中,格兰蒂涅正满地打滚的求黑子松口。

紫晓上前,劝了半天,黑子最终才松开了格兰蒂涅的手臂,但是格蓝迪内手臂的龙陵上,一排整齐的牙印却十分的瞩目...

紫晓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进浴室干什么?”

格兰蒂涅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闻到了一股陌生的味道,就进来看了一下,发现她卡住了...就想调戏一下,她就咬我了,紫晓姐,你看她把我咬的,肉都差点掉了,你要帮我出气啊!”

紫晓一脸黑线,“你没事逗她,这不是找死吗?活该!话说回来,我记得来星界之前,零食就属你带的最多了,还有剩余的吗?我想办法把黑子打发回去。”

“没了,第一天就吃光了。”

“吃光了?”紫晓这才想起来,格兰蒂涅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吃货,怪不得上次还敢和黑子抢东西吃来的...

“呐!大姐姐,你可以帮黑子拔出来了吗?黑子被卡着,这里的水流进来了,湿湿的好难受...”

牛顿曾经说过,“遇见被卡住的少女,拔还是不拔,这是一个问题。”

好吧,这是我自己编的,但是,摆在紫晓面前的黑子,拔出来,还是不拔出来,这确实是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

拔出来的话,连黑子都说了,她是来驱赶那些星界的“入侵者”的,紫晓可不可能保证黑子不对星界岛上的人动手,说不定还会造成巨大的伤害。

但是不拔出来呢,看着可爱的黑子被卡在一个洞里面,动弹不得,一脸十分难受的样子,这让紫晓的良心又有些说不过去...

“出什么事了?”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雪儿的声音,休息了一天一夜以后的雪儿听到外面浴室这么大的动静,又是两声惨叫的,怎么还睡的着?

看到雪儿,紫晓突然眼前一亮,仿佛是看到了救星一样,“雪儿,你醒了啊!先不说其他的,你把浴室的温度先降到十度以下!”

这是雪儿第一次见黑子,她甚至还不知道黑子就是当时把路西法给揍飞的小**,但是对于紫晓的要求,雪儿可从来都不多问一句话。

将一个浴室的温度瞬间降到零下十度,对雪儿而言,就像举手投足一般的简单。

气温骤降,连紫晓和格蓝迪内都有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更不要说被卡在地板里面,全身还被淋湿了,极为怕冷的黑子了!

黑子脑袋上还有些温热的水珠,一下子全部都变成了一层薄薄的冰霜,露出来的小脑袋抖的和筛糠一样,“怎么...怎么一下子变的这么冷了?黑子不要出来啊!大姐姐,把黑子塞回去,快!黑子要冻死了!”

看着脑袋上满是冰霜,楚楚可怜的黑子,紫晓顿时觉得有些不忍心,“雪儿可以了,不要再低了。”

说着,紫晓上前一用力,把洞里面卡住的黑子给用力的拔了出来,但是黑子却和见鬼了一样,冻的浑身发抖,脱离了紫晓的双手,就要往刚出来的那个洞里面钻,于是...屁股又卡住了...

紫晓苦笑一声,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坏了,知道黑子极为怕冷,居然还要用雪儿把温度降下来,可是紫晓这么做,也是防止黑子突然对众人发难啊!

让雪儿把低温都收了回去,再次将黑子从洞里面拔了出来,这下可好了,因为这里是浴室,刚才紫晓还在紫晓,难免有些水溜到洞里面,水加泥就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进化成为了泥浆

黑子现在整个人就好像刚从泥潭里面出来的一样,就连紫晓,澡也白洗了...

茂名市妇幼保健院
七台河市人民医院
长治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杭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泰州哪家男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