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武汉华中数控收到300万元课题专项配套资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21 05:32: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汉千亩毒地开发陷两难:土地清理耗资数亿

武汉市硚口区舵落口轻轨站窗外,一片杂草丛生之景。轻轨上下来的人们从这里匆匆走过,而与荒地一墙之隔的马路上,车水马龙,冷冷清清。

这块地就是之前的武汉染料厂,一名在轻轨站卖报纸的阿姨告诉《每日经济》。

或许从这里经过的人们并不知道,这块看似平常的土地,早已被多种重金属以及有机物两重污染。这块地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毒地。

近日,《每日经济》从武汉市发改委得悉,经国家发改委批准,原武汉染料厂生产场地重金属复合污染土壤修复治理工程项目,取得中央预算内投资5640万元,下达2012年中央预算内投资1640万元。

该项目成为国家发改委在全国启动的第一个,也是2012年唯一的一个重金属污染土壤治理与修复试点示范工程。

据了解,近年来因城市化进程,从前的化工厂、农药厂等纷纷外迁,但外迁以后留下的毒地问题却在北京、南京、武汉等城市频频出现。城市土壤污染也由此成为备受关注的焦点。

工业用地遗毒之痛

9月10日上午,《每日经济》来到原武汉染料厂厂区。该厂区位于武汉市硚口区,经过多年的发展,其已逐步被居民区所包围。厂区还紧邻武汉市唯一的一条的轻轨线。

进入厂区,武汉染料厂几个大字早已被停车场的招牌所掩盖。站在大门处,便可以看到曾的办公大楼,如今已经开始拆除。

步行数百米以后,来到厂区内部,厂区内多数房屋已夷为平地,周边的空地上长满了杂草。如果不是知悉内幕的人,大概很难想象此处地下所隐藏的污染。

2011年,武汉市环保局对此地存在的污染问题进行了初步调查,结果使人吃惊。

《每日经济》取得的一份评估报告显示,调查范围内部份区域土壤存在重金属超标。目前已测试到部份采样点的汞、铅、砷、总铬、三价铬、六价铬、镉含量存在超标。可以初步认为该地区的土壤已遭到重金属的污染,必须在企业搬迁后依照国家标准进行详细的调查及评估。2是地下水超标主要影响外环境,对本区域开发影响不明显。

使人意外的是,在更为详细的调查后,武汉市环保局发现,该地土壤除了被重金属污染以外,还存在不同程度的重金属和有机物复合污染。

对于污染的缘由,《每日经济》了解到,这块土地曾归属于武汉染料厂,占地262亩,该生产场地地处硚口区古田化工区,1965年由始建于1959年的国营武汉新康化工厂北部厂区、武汉香料厂、武汉扬子化工厂合并而成。1996年后改建成化工工业园,曾有80多家小化工、印染企业在此进行生产。2009年停产,进行土地腾退工作。

上述地块所在的硚口区是武汉市七个中心城区之一,位于汉水和长江交汇地。而原武汉染料厂所在区域曾经是武汉市化工企业相对集中的区域。据统计,武汉市三环线内化工生产企业共127家,其中硚口区99家,占武汉市化工生产企业总数的78%。由于化工企业给周边居民带来一定影响,2008年,武汉市计划用四年的时间将市区内的化工企业搬出三环。

这些曾密集存在的化工企业搬迁以后依然给当地留下了不小的麻烦。资料显示,重金属污染具有来源广、残留时间长、有积累性、沿食品链转移富集等特点,能产生长期不良影响,如全球着名的公害病水俣病和痛痛病,分别由汞污染和镉污染引发。

一位曾在武汉染料厂工作过的职工告知《每日经济》,武汉染料厂曾经有7个生产车间,气味很重。由于环境遭到破坏,工厂里房子的1楼墙上曾长了很多白菌。后来弄了工业园,里面的染布、印刷等企业对环境也有污染。

毒地治理本钱高昂

与污染相伴而来的是,是高代价的治理。此事应该关注的是企业给环境带来的污染和治理的高昂代价。一名当地发改委人士对《每日经济》如是表示。

《每日经济》取得的一份资料显示,固化-稳定化技术是将污染物在污染介质中固定,是较普遍应用于土壤重金属污染的快速控制修复方法,对同时处理多种重金属复合污染土壤具有明显的优势。该处理技术的费用比较低廉,对一些非敏感区的污染土壤可大大下降场地污染治理本钱。常用的固化稳定剂有飞灰、石灰、沥青和硅酸盐水泥等,其中水泥运用最为广泛。

由于遭到重金属和有机物的双重污染,原武汉染料厂地块的治理也不得不采用多重修复办法。有媒体报道称,原武汉染料厂这宗土地的面积有200多亩,全部治理需1.88亿元,平均每亩的治理费用将达到90万元。

事实上,除上述土地以外,武汉市遭到重金属污染的土地还有很多。

武汉市环保局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硚口化工企业搬迁后腾退的土地共4118亩。分为五大块,分别为:远大力诺无机盐片(1135亩)、工农路北片(2080亩)、工农路南片(644亩)、汉虎高分子片(166亩)和化工厂片(93亩)。

武汉环保局对这五大地块进行的土壤及地下水污染初步调查结果显示,估计污染土壤面积为1260亩,占总面积的30.6%。

而据2011年武汉市环保局的一份项目申请报告,光是原武汉农药厂、长江化工厂、武汉炼油厂等7块场地的调查、评估和治理修复工作(需治理修复的地块有4宗),已投入资金达2亿多元。其中硚口古田地区化工企业搬迁污染场地问题情况最为复杂,修复治理资金投入巨大。

武汉市环保局预计,在此前调查的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详细调查,编制好《武汉市硚口区化工企业搬迁远大力诺无机盐片(1135片)、武汉染料厂场地块土壤与地下水详查及土壤修复环境治理工程项目建议书》,以远大力诺无机盐片(1135片)、武汉染料厂场地块为重点,进行土壤与地下水详查及土壤修复环境治理工作。工程项目总投资约24亿元。

依照环保部《关于加强土壤污染防治工作的意见》精神,对污染企业搬迁后的厂址进行开发利用的,必须进行土壤风险评估,对污染土壤进行修复和治理,依照谁污染、谁负责的原则,被污染的土壤或者地下水,由造成污染的单位和个人负责修复和治理。

但实际上,搬迁企业很难履行出资义务,因此污染土地修复的资金大部分还要靠治理的企业解决。以上述原武汉染料厂地块的修复为例,该项目由武汉中央商务区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治理单位,估算总投资为18825万元,除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5640万元,企业自筹13185万元。

中国指数研究院华中分院研究副总监李国政对《每日经济》表示,如果开发商都知道这块土地曾经被污染的话,很有可能都不敢要,从而致使土地终究的成交价格略低于市场价。

一方面是高成本的治理投入,另一方面是后期开发、地产销售市场接受度不高,这是当前毒地面临的两大窘境。

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好吗
运动后大腿抽筋怎么办
关节疼痛有哪些治疗方法
小儿咳嗽伴流黄涕怎么治
早搏是心律失常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