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城管协管员自称弱势群体常遭小贩白眼图

2019-10-09 20:5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城管协管员自称弱势群体 常遭小贩白眼(图)

  协管员来了,理发店小工赶紧取下晾在行道树上的毛巾 老谭(右)看着菜贩:“师兄,拉到市场去卖嘛!”(设计台词)

  城管老谭的艰难:

  “劝导小贩离开,经常会遭白眼,态度强硬的小贩甚至会拿水果刀在我们面前比划”

  小贩老李的苦衷:

  “要吃饭还要还债,只有出来挣点钱。结束街头游商的生活,看来还需要缓上一缓”

  8月27日上午11点24分,推着一三轮车桃子的老李夫妇从三友路附近的一条小巷出来,将车放在一家干杂店门口。与此同时,42岁的城管协管员老谭正开车从旁边的平安正街离开。几分钟前,他和三名同事刚刚将这条街上几名卖水果的小贩劝离。

  城管执法车从老李的视线里消失,“车子推出来,他们走了。”老李招呼老伴,老两口合力将三轮车架好,开始继续吆喝做生意。这是上午9点以来,老李第三次和城管玩“躲猫猫”的游戏。

  老谭认识老李,后者几乎天天在平安正街一带摆水果摊;老李也认识老谭,因为他天天开车在这一带巡街数次。两人无数次遇见,却都叫不出对方的名字。联系他俩关系的纽带,是每天都在上演的“猫鼠游戏”。

  老谭的故事 做城管比做护卫难

  即使已经转行一年多,老谭还是有些怀念之前做护卫的日子。“至少不像现在,太阳再大,也要在街上转。”他伸出被晒得黝黑的手臂说。

  上午8点20分,老谭用一块看不出颜色的湿毛巾,将他每天都开的“金杯”面包车前窗玻璃擦得干干净净。再过10分钟,他就要和几名同事一起去辖区巡街。这是他的工作,也在变成一个习惯。

  老谭当城管的时间并不长。两年前,他还是这个城市某小区的一名护卫。“天天坐在门卫室里,翻下报纸,看看电视,工作轻松得很。”

  由于年龄渐大,老谭逐渐发觉自己不太适合这项有时候需要卖力气的工作,他开始为自己的后半辈子另谋出路。一次偶然的机会,老谭进入现在供职的府青路街道办,成为一名城管协管员。

  即使已经转行一年多,老谭还是有些怀念之前做护卫的日子。“至少不用天天在大太阳底下跑,不像现在,太阳再大,也要在街上转。”他伸出自己被晒得黝黑的手臂说。

  按照规定,如果上早班的话,老谭必须在每天早上8点半到下午3点的时间里,不间断地在辖区内巡逻或蹲点守候,劝导占道出摊的小贩将摊点从道路上移走。这个时间段,正是每天气温最高、阳光最毒的时刻。

  “我觉得我们现在成了‘弱势群体’了。”老谭埋怨说。在劝导小贩离开的过程中,他经常会遭受白眼,一些态度强硬的小贩,甚至会将手里的水果刀在他面前来回比划。老谭的一名同事,在几个月前的一次联合执法中,收缴了数千张盗版光碟。被收缴光碟的几名摊主骑着摩托车,一直跟着他,直至他下班。

  “执法艰难啊。”这是老谭和他的几名同事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在416医院附近的街道上劝走了几名商贩后,老谭开车上了平安正街,在这里,他再一次见到了正在卖桃子的老李。

  老李的故事 要还债,还要吃饭

  老李说,按照他的打算,两个儿子大学毕业后,他准备结束这种街头游商的生活。但看起来,他的退休计划还需要缓上一缓。

  在老李破旧的三轮车上,刚喷了水的桃子白里透红,很有卖相。一个上午下来,他卖了33元钱。桃子是从附近的驷马桥果品批发市场进的,进价2.5元一斤,卖10元三斤,每斤能赚8毛钱。正是靠着这积少成多的8毛钱,老李才得以在这个繁华的城市生存下去。

  三年前,因为要供两个儿子上大学,老李从内江农村来到成都,从二手市场买了辆三轮车,开始经营流动的水果摊。一年多前,他在纱帽街附近卖水果时,因为占道影响交通,破三轮车被没收了。

  由于缺乏相应的购车手续,老李无法取回自己的三轮车。但这件事并没有打消老李“做生意”的积极性,几天后,他再次在二手市场低价买了辆旧三轮车,继续卖水果。“没有办法啊,要吃饭,还要还债,只有出来挣点钱。”

  两个儿子读大学欠下的3万多元钱,是驱使这位已经59岁、身材瘦小的男人继续挣钱的“皮鞭”。当年曾让他骄傲的两个儿子,在大学毕业后却面临找不到工作的困境,这让他备感焦虑。

  “大儿子在哈尔滨读的大学,小儿子在成都读的,现在都毕业了,但是工作还没落实,都不稳定。”老李说,按照他的打算,两个儿子大学毕业后,他准备结束这种街头游商的生活。但看起来,他的退休计划还需要缓上一缓。

  11点过,该考虑中午饭了,老李吩咐同行的老伴去买点菜。“买点瓢儿白就可以了,一两块钱就够了。”每天不超过50元的收入,让老李不得不量入为出,他脚上穿的皮鞋落满了灰尘,人造革的部分外皮也已经脱落斑驳。“吃馆子太贵了,吃碗面都要6块钱,自己煮点菜,一两块钱就吃得饱了。”

  老谭和老李的故事 猫和老鼠的游戏

  每次老谭的城管执法车经过时,老李就赶紧向着与城管车相反的方向骑去。一旦对方走远,老李就停下三轮车,回到原地摆摊。

  与平安正街卖水果的其他几名小贩相比,老李算是比较“老实”的一个了。每次城管的车刚开到街口,他就自觉地骑着三轮车离开街道,钻进附近偏僻的小巷子或是城管视力不及的街道。

  而对其他几名小贩来说,“城管”已经不算一个有威慑力的名词,每次都要城管人员拿着喇叭喊,或者下车劝导,他们才会离去。

  早上8点不到,老李的水果摊就摆上了街。一个多小时后,老谭开着车,从平安正街经过,没等到老谭下车,老李已经自觉地将三轮车骑走。在附近的三友路上待了5分钟后,他再次回到了刚才摆摊的地点。

  10点36分,老谭已经绕着辖区街道巡了一圈,第二次来到平安正街,再次看到了老李装满桃子的三轮车。

  “又是你,不要在这摆了,拉到市场去卖嘛。”老谭用车内的喇叭喊。

  老李很配合地将车骑走,这一次,他在自己租住的平房门口待了几分钟。看到城管的车开出了平安正街,老李又将三轮车重新骑出来。

  “城管只是喊一下你,他们不得乱来的。”和城管打了一年多交道的老李已经摸清楚了对方的脾气,每次老谭开的城管执法车经过他摆摊的地点时,他就赶紧将摊点撤走,向着与城管车相反的方向骑去——这样可以快速脱离对方视线。一旦对方走远,有时甚至是还能看到面包车尾部的时候,老李就停下三轮车,谋划着继续回到原来的地点摆摊。

  对于这样的情况,老谭也只有苦笑。“我们有啥子办法呢?不能收东西,不能罚款,甚至说话都不敢太重了。没有一个切实的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即使每天巡街,又能让情况好转多少?”

  上午11点45分,老谭开的城管车再次经过平安正街。

  远远地,老李就听到了车上喇叭的嘟嘟声,他收拾起车上的秤盘,跨上三轮车,向着附近的一条小巷骑去……

科幻
纺织机械设备
矿山施工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