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关于大姑姐管娘家的事的介绍

2020-05-22 08:13: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傻大姑,关于大姑姐管娘家的事的介绍

仰望天空,愁怨结成乌云,盖住心的哀愁。一阵狂风四起,落叶????飘零,忧愁,惊醒了听风的花,摇曳着,柔弱,在风云突变的日子里,不小心听到一些伤感惆怅的故事,顿然,心被刺痛,伤楚,震撼心灵深处,发出阵阵哀叹,愿悲伤的爱,随思念入梦,释怀,人生终究是一场没有归途的旅行。

心语--张大帅

我的花花回来了…我的花花回来了一个头发蓬乱,衣裳不整的傻大姑,每天都是这样来回在村里喊着,那声音带着凄惨,她是住山头一间破烂不堪矮瓦屋的傻大姑,饿了就捡垃圾堆里的东西,好心的邻居总会盛碗饭菜给她,她也每次都会傻笑着唠叨:我的花花饿了,我的花花回来了听村里老人讲起这个可怜的傻大姑的故事,老泪纵横,花花是她的女儿,已经去世了,是她亲手埋葬的,之后就傻了,一个人孤苦伶仃,没有任何亲人来看望过她。

傻大姑原名叫王月琴,她是一个被别人领养的孤儿,领养这家人是衡阳那边过来在这边做生意后来居住在这村的,这家人有两兄弟,长的丑陋,腿脚有些大家都叫他王大郎,光棍一条,爱喝酒,平常靠帮别人干些零活,卖些小菜过日子,叫王喜,会打铁,打些锄头,镰刀,草刮等,娶了一个婆娘,矮胖矮胖的,叫刘大凤,结婚一年多了,肚子都没反应,虽然王喜没说什么,但是大凤心急火燎,凑巧那天在集市上卖锄头钯子,这时一个长得算俊俏的少妇带着一个四岁的小妮子,水灵灵的,蹲在一旁左选右选,四处瞄,就是不买,见人不多,说:大嫂子,麻烦你帮我看下孩子,我内急”说完便慌忙消失在人群中,大凤等到集散也不见那少妇回来,只好无奈的带着小妮子回家了,这个小妮子正是被父母抛弃的女孩王月琴,后来从她裤兜找到一张她亲身母亲的一封信:好心的人,我因未婚先孕,父母不同意,所以我把孩子托付给好心的人,愿好心的人能当亲身女儿对待,养育,跪谢了。”落名狠心的妈妈。就这样,大凤家多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妮子,两口子也当宝贝一样疼,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的。

小妮子的到来,王喜家也迎来了奇迹,一年后大凤竟然怀孕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虽然很多人不解,可能就像别人说的:母鸡不是不下蛋,它是时候未到”也有说是因为领养了小妮子修来了缘,所以老天爷眷顾,这应该的值得庆贺的事,老人讲到这里却深叹,抹了把泪涕,告诉我,可怜的小妮子正是从那个时候命运发生了大变化,大凤怀孕后,五岁的小妮子就开始帮着做些杂活了,后来安排在山上拾柴火,洗衣服,提水,等等,开始做得不好只是被恶骂几句,后来要么就是被竹条抽得一身青,大冬天被罚站在门外,冷风寒袭,一个小小的黑夜蜷缩在门外,瑟瑟发抖,路过的邻居被吓出一身冷汗,发现是小妮子,热心敲开王喜家大门,王喜是一个怕老婆的男人,在大凤手下就是一只随时可以被捏死的蚂蚁,眼睛一瞪,就乖乖的听话一边去了,这个胖墩的婆娘挺着个大肚子,也会装得一脸和善的样子说:麻烦大姐了,这丫头在外面也不敲门”说完拉进去,走后,屋里依然还是会传来一声声恶骂声,在这个寂静的乡村让人听了都心碎,哀叹。

那年,大凤家生了个大胖小子,胖嘟嘟的,取名叫王福临,寓意幸福降临的意思,全家热开了怀,请来了街坊四邻摆了几大桌,热闹了一番,福临的降临带孩子的份自然落在了小妮子身上,小妮子也喜欢胖嘟嘟的福临,喜欢围着他笑,抱着他,饿了会做些米汤给他喝,看着福临一天天长大,其实最高兴的是她,姐弟情深,福临一岁时,大凤又怀孕了,六岁的小妮子每天既要照顾弟弟又要做家务,要么就背在身上去拾柴,洗衣服,寸步不离,就像一个小妈妈”一样,照顾得无微不至,虽然偶尔也会惹来大凤的恶骂,但是每天能陪着福临,什么委屈也没了,第二年春,大凤又生了个大胖小子,取名叫王福贵,寓意吉祥富贵。都说母鸡不下蛋,一下就两个大胖小子,也算是走了八辈子运”说这句的老人明显是带着贬义,对我笑了笑,继续讲着那段关于傻大姑的悲苦人生。

没有亲生父母的爱,就如没有阳光般的疼爱,渐渐长大的王月琴开始懂得什么叫亲情,她有恨自己的母亲把自己抛弃,既然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为何又要把她抛弃,孤单的日子,漫长的等待,慢慢习惯了失望,最后变成了绝望,孤独不是孤僻,更不是寂寞,经历过孤独的人,内心变得更坚强,王月琴告诉自己别哭泣,别叹息,别放弃,悲伤唤不回流逝的时光。岁月冲淡了一切,包括伤痛,当然,也包括欢笑。

天空的美,仅是心空的阴影,至从大凤有了两个男娃之后,对小妮子更加暴力倾向,有时候看不顺眼就是拿棍一顿猛抽,骂她是该死的野孩子,从此她也变得很内向,不爱与旁人说话,遇会低头一边走,身上穿的衣服裤子都已矮过身高一大截,脚裸露在外面,看上去极不协调,也会惹来一些调皮孩子阵阵哄笑,石头里面蹦出来的野孩子直到被边上的大人喝住才停止嬉笑,还有几件都是街坊邻居给的,虽然破旧了些,但是穿在她身上还是有模有样像个水灵女娃子,不像大凤那缺心眼的女人,给儿子买了一套又一套,月琴始终是那件去年从地摊随便选的便宜货,这就是亲身与捡来的区别,月琴七岁时,那大凤又怀孕生了一个女孩叫王月美,寓意花开美丽,我想当初王喜和她取名月琴,一样是寓意幸福像琴声一样喜悦,欢乐吧,然而这一切的初愿都化为泡影,弹了一曲催人泪下,乱人心弦,悲哀的乐曲,让听者痛哭,深切的感受到来自一个孤儿的心伤,让人心碎????,无比惆怅。

人的命运是天生的宿命,谁也改变不了,有些人注定要经历惨淡的一生,八岁的王月琴经过岁月的磨历变得坚强勇敢,做事干净利落,本到了上学年龄,可大凤就是不给她去上学,在学校窗外经常会出现一个孩子抱着一个娃娃,领着两个弟弟乐津津的听老师讲课,也许是羡慕,也许是渴望,更是一种期望,她多想和别的学生一样背着自己的小书包走进课堂,无忧无虑的嬉笑在操场上,奔跑着,可这一切只是梦。再大一点福临弟弟开始读书了,月琴每天都会第一时间去接弟弟,弟弟每天回来把学校学到的都教给了月琴,她非常聪明好学,字写得漂亮,弟妹们饿了,她会做面给弟妹吃,会烤土豆,会烤玉米谷,还会做些糍粑面汤,几个弟妹都会像带敷的小鸟等着她一个一个的喂,你一口,我一口,吃得津津有味,可能这就是童年的美味吧。

童年是纯真、难忘的岁月,身处童年的月琴每天陪伴着弟妹是最幸福的事,每天都编织着美好的故事,泥巴,把自己的梦想做成小船,可以扬帆大海,把自己的梦想做成小鸟,可以在天空自由飞翔,看起来微不足道,却包含着月琴的快乐、梦想与追逐。而现在我已不再身处童年,也不再有童年的天真笑容,在我回想起童年的纯真趣事时,总有一种深深眷恋的感觉,这种感觉有让人说不出的梦寐以求,和月琴相比她追逐的梦想却要漫长无边际。

时间总喜欢和命运开着荒谬的玩笑,10岁时,王喜因为不小心出了车祸,被撞成了,家里一下断了经济,大凤更是每天怨气哀天,要不就是骂王喜是一个,要么就是把只有10岁的月琴当出气桶恶骂,毒打,没有经济,生活变得更艰难,10岁的月琴开始捡废品卖,一个一个的凑起来,卖了钱给王喜治病,帮别人去割稻田换取一点粮食,再大一点,她开始去十几里路捡煤块卖,瘦小的身影在风雨中穿梭,再也没了童年的天真,背负着一家的,用坚强的心❤撑起这个家,心里纵有千般痛楚,也在多少个夜晚化为乌有,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孤儿,被这个世界抛弃的人,自己不坚强,眼泪流给谁看?谁会怜悯?谁会懂得,谁会给她一份温暖亲情?这一切都是不可能会有的,不可能,这就是一个孤儿发自内心脆弱的声音,无望的默许了残酷的事实。

积年累月的倦怠,剥掉一层层世俗的老茧,把自己最柔软的部分暴露在外,月琴14岁了,与相龄女子来说她看上去要成熟老练多了,黑黝的皮肤透着光亮,要不是扎着马尾辫别人一定会误认为这个一个男伙子,那年家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说是月琴的亲生父母,女的长得标致,伶俐,这就是当年大凤遇见的那个少妇,男的长的也耐看,看上去有些书生气,两人与王喜交谈了一番表明来意是否可以接月琴回家?大凤怒气冲天骂了两人一顿,甩下一句话:要接回去可以,两万块,没有两万块,休想”当然这一切都被躲在窗前的月琴听见了,眼泪止不住的流,心痛无比,她终于知道自己不是没爸孩子,也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是野孩子,她多想冲进去屋去抱抱自己的父母,只要一个拥抱就可以,她内心始终在纠结,但是她不敢,不敢去面对这突来的幸福,只能偷偷哭泣,眼看着亲生的父母就在眼前,想靠近却不能靠近,那种痛想必是无人可以理解,双方交涉无果后,年轻夫妇留下一叠钱无奈的选择了离开。月琴一个人跑上了山头,大声的呐喊:爸爸,妈妈,女儿想你们”这是她憋在心里最真的呼唤,多少个夜晚梦见的亲人,不知远去的父母可曾听见?可曾想到那个被他们遗弃多年孩子啊?可曾…?留下的却是无数个疑问,最终找不到答案。

命运多舛,年轻夫妇一走,大凤担心月琴被他们拐跑和王喜商量之后,决定把她交给大哥王大郎抚养,暂时避避风头才,王大郎住山头一间矮瓦屋,里面空间不大,堆满了杂物,到处是空酒瓶,想必每天都要喝得酩酊大醉才罢休,果然有天喝醉后施暴了只有14岁的月琴,之后的月琴再也没了往昔的笑容,整日精神恍惚,时常在半夜从噩梦中惊醒而哭得不能入眠,听说有人再见她时,她已没了马尾辫,头发短得像个男孩,肚子微大,当然这些事被大凤王喜知道后大骂了王大郎,可这已经成为事实,又有什么办法,所以只能安慰月琴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他们来抚养,连哄带骗的终于生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妮子,取名叫王小花,寓意希望她像个花朵一样幸福的生活,看着自己孩子那刻,激发了月琴伟大的母爱,唤醒了她沉睡的梦,她放下了忧愁,试着做一个小妈妈,学喂奶,轻轻的抱着睡,哼歌给她听,她决定了,一定不能让她成为像她一样的孤儿,没人疼,没人爱,那怕再大的委屈多大的伤,她也愿意承受。

不幸的人生,就是,听不完的谎言,看不透的人心,放不下的牵挂,经历不完的苦痛,月琴待孩子断了奶水,开始要为孩子的生计劳作了,看着身边每天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王大郎,她确实不放心,于是她抱着幼婴来到了大凤家,希望能帮忙带下孩子,大凤一脸的不情愿,最终勉强答应了。她开始去挑煤,拾破烂,深夜回来了,第一时间就去大凤家接孩子,见面大凤告诉她,孩子已经被大郎老早抱回去了,月琴心急如焚,心口闷得慌,总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风尘仆仆的赶回家,推开门只见王大郎醉得像个死猪一样压在孩子身上,她疯狂的走过去把他推开,孩子已经没了任何气息,嘴巴青紫,口吐白沫,那惨状看了让谁都心碎,她心底的最后一丝防线奔溃了,她拿起酒瓶就使劲往大郎头上敲,酒瓶烂了,大郎头被砸的血直溅,摆动了几下,又倒下去了,她抱着死去的孩子往山里头跑去,一路哭着,喊着,傻笑着,笑这个世界太残酷,太无情,为什么自己命要那么苦,她用手一点一点的挖着坑,挖到手指出血,最后把孩子亲手了,扑在坟头撕心裂肺的喊着花花,花花,妈妈回来了”直到眼泪哭干,从此村里多了一个叫傻大姑”的婆娘,谁人又知道她的心酸?她的坎坷命运?事后,王大郎虽然没被砸死,但是内心也十分愧疚,跳河了,也算是赎罪吧,后来王喜一家人最后迁徙到老家,从此再没音信了,听说山头闹鬼,半夜有孩子的哭声,从此村里的人再也不敢去山头,只留下住在山头的傻大姑”每天叫着花花,快回来吧”凄惨的声音一直回荡在那个山头。

张大帅:湖南省郴州市临武人80后写作家,发表多篇来自底层人士的文章获得好评,美赞,凄美爱情,诗词创作,推广本地人文地理文章多篇,人生苦短,惟有爱与文章不能辜负,愿用一支生花笔,写下人间事。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月琴

月琴,中国拨奏弦鸣乐器,由阮演变而来的弹拨乐器。流传于汉、彝、布依、哈尼等民族中,用于独奏、合奏及歌舞、戏曲、说唱表演的伴奏。音色清脆,常用于独奏、民间器乐合奏、歌舞、戏曲和说唱音乐伴奏。

大姑

大姑是汉语词汇,出自《北梦琐言》,解释为称父之大姐。

吃什么减肥药效果最好
锦州中医男科医院
邯郸妇科医院
桂林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汕尾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宁德白斑疯医院
宝鸡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商丘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下一篇:银霜飞冷

上一篇:游戏-攻略_12802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