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华沙死者何以安息图环球旅行资讯

2019-10-17 05:29: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华沙:死者何以安息 (图)环球旅行资讯

华沙 威拉诺宫

我不想这样去爱, 那不是我的意愿。 我不想这样怜悯, 那不是我的意愿。 我的笔比一只蜂鸟的羽毛更轻,这重负超出了它的承受。我怎能生活在这个国家,在那里脚会踢到,亲人未曾掩埋的尸骨。

我听到声音,看到微笑,我什么也不能写;五根手指,抓住我的笔,命令我去写,他们活着或死去的故事,使我生来就成了 一个例行的哀悼者。

——米沃什《在华沙》华沙最近一次引起世人关注就是那场空难。坠毁在俄罗斯斯摩棱斯克的那架图-154总统专机上,满载着波兰的政要和社会精英。遇难者名单,几乎等同于一个总统班底,包括参、众两院的副议长、国家安全局局长、安全部和外交部副部长、总统办公室成员和多名议员。

苦难对华沙来说,并不陌生。这个一次次在电影和小说中出现的城市充满了苦难。它由盛转衰、屡遭入侵、17世纪就被俄国及德国分治,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为止,有着长达123年灭国的历史。而华沙城又是二战后从废墟上重建的。1944年华沙起义失败后,希特勒下令把华沙夷为平地,市区百分之九十的建筑都被炸毁,城中所有大的建筑都是工兵依次爆破。在这个城市里仅仅关于华沙起义,就有475块铭文碑刻散布在城市街头巷尾的各个建筑物上,记载着时间、地点和死难者人数,以此纪念死难于此地的战士和平民。

历史的屈辱感

走在华沙的街头,触目所及的是一幅美丽壮观的自然景色。波兰全境的最大的河流,维斯瓦河如一条玉带环绕在华沙的腰际。多美的地方啊,可是米沃什却说,生活在这个国家的重负,超出了他的笔所能承受的——“我的笔比一只蜂鸟的羽毛更轻”。那悲伤超出了忍耐的力量。而他的心就像一块石头,里面封闭着的,是对最不幸土地的隐秘的爱。他说:我怎能生活在这个国家,在那里脚会踢到亲人未曾掩埋的尸骨。

二战时期,波兰被德国人称为“世界的阴沟”,纳粹杀起波兰人或斯拉夫人就像处理屠宰场里的牲畜一般。处理牲畜是什么样呢?如果看过斯皮尔伯格执导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就无需解释,只能沉默。

在这个城市里,最不缺少的就是教堂。在华沙古城,有更多的天主教堂,欧洲中世纪式的红色尖顶建筑群鳞次栉比,这是华沙的特色

,也是波兰的特色。到处摆放着鲜花和蜡烛,也有纪念的人群,但没有号啕大哭,没有泪流满面,只是平静地站在那

,与死者道别,就像每个天主教堂里的祷告,安静、克制、沉默而又庄重。

华沙古城屹立在河岸上,但现在看到的纪念性建筑,大都是二战后华沙人按照世纪的原样重建的,杂糅着哥特式、巴洛克、文艺复兴时期式等多种建筑风格。

有关华沙古城仍然是一段沉痛的历史:当初战争爆发前,华沙人把华沙古城的主要街区、重要建筑物都作了测绘记录,并把所有的图纸资料藏到山洞里,房屋街道虽然毁了,但华沙的形象资料保存了下来。战后重建华沙,当恢复华沙古城的消息传开后,流浪在国外的波兰人一下子归来了30万。波兰政府顺应了人民的要求,组织人民投身到重建华沙的劳动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对华沙古城的考核中,将其作为特例于1980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本来世界遗产一般是拒绝接受重建的东西,但华沙人民自发地起来保护自己的民族文化和历史传统的精神最终感动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官员们。

在华沙,沉痛成为人凝聚人心的纽带和力量。他们相聚在教堂里,也相聚在肖邦的雕像前。2010年的华沙,到处能看到肖邦的影子

。圣十字教堂、纪念肖邦的拉赞基公园、肖邦音乐学院、肖邦博物馆……2010年,是肖邦诞辰200周年,波兰为此把今年定为“肖邦年”。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作曲家和钢琴家,波兰专门成立了肖邦2010全球庆典委员会。为提升国际形象,2010年肖邦成了波兰人手里的一张软实力王牌。

事实上,只有39岁的肖邦一半的时间都生活在维也纳、巴黎,那时的华沙处在沙皇的奴役下。肖邦终其一生,最终也没有回到故乡,他曾痛苦地自称是“远离母亲的波兰孤儿”。在巴黎去世后,后人根据他的遗愿,把他的心脏带回,安葬在华沙圣十字教堂的墙壁中

。在教堂左边第二根廊柱下,写着“这里安放着肖邦的心脏”,还有一个花环。游客都在此留影作为纪念,我也同样地在那拍了一张照片。

在拉赞基公园,肖邦的雕像依然英气逼人。每年有很多着名钢琴家都会被邀请来到这里,免费在这个露天公园演奏(他们以此为荣),华沙市民齐聚在音乐下,在这个时刻,这里是他们情感归依的地方。

华沙,一个被各种利益集团多次出卖的民族,一个多次受到沙皇俄国、普鲁士、奥匈帝国的挤压和瓜分的民族。1939年,在与苏联达成一项秘密协议后,希特勒出兵波兰北部港口城市格但斯克,继而占领波兰全境,第二次世界大战由此爆发。

对于波兰乃至整个欧洲,那是个耻辱的日子。后来,诗人米沃什站在斯德哥尔摩的讲坛上如此描述:“1939年8月23日,那时两个独裁者签订了一个协定,包括一个秘密条款,借以瓜分他们邻近的有自己的首都、政府和议会的国家。那个条约不仅发动了一场可怕的战争,它还重申了一个殖民原则,据此各民族不过是牲口,可以买,可以卖,全凭当时的主人的意志。它们的边疆,它们的自决权,它们的护照,不再存在了。”

历史的屈辱感,渗透了波兰人的血液。

微信小店怎么开
分销平台小程序
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