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中豪螺蛳湾涉嫌野蛮强拆夺地暴力毁绿

2019-08-16 20:01: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螺蛳湾是怎样从天上掉下来的一个馅饼?

  昆明,是以“春城”而享誉中外,四季鲜花开不败的城市。市委书记仇和刚上任的时候说过,要把昆明春城在 年内建成东方的“日内瓦”,猴子从东三环爬树上去,绕城几圈以后,再从西三环跳下来乘凉!可现今昆明的大片绿肺被野蛮暴力强拆,不知猴子怎么爬???

  浙商 20亿昆明项目悬疑新螺蛳湾的空壳道场:

  据时代周报2011年9月12日(中秋节)报纸刊登,挂着“N00000”黑色牌照的劳斯莱斯幻影似乎很久不在宿迁街头出现了。在这座苏北的小城,这道街头曾经靓丽的风景,是人们引以自豪的谈资之一。

  或许从媒体零星的报道和坊间传言中,人们才知晓这辆车的主人—浙江芬莉控股集团(下称“浙江芬莉”)董事局主席刘卫高的下落—2008年已远赴西南边陲春城,正在把全球最大的义乌小商品市场“复制”到昆明来—这个号称“中国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

  新螺蛳湾是怎样从天上掉下来的一个馅饼?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朱晓阳教授到昆明深入调查中豪集团,后来在上发表了《中豪集团的黑幕》和《新螺蛳湾国际商贸城的黑色历史两文,中豪集团看到后让朱晓阳从上删掉,给他一笔钱,朱晓阳对此嗤之以鼻。朱晓阳在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现在要说的是,读者肯定都不知道这个新螺蛳湾是怎样从天上掉下来的一个馅饼?直截了当说,这片第一期大约860余亩土地是从附近四、五个村庄以不到17万元一亩征来的。这个补偿价格之低,完全是因为农民心目中有着“为了公共利益”和“为了国家”的信念才可能得到的。同一地方的其他地块,几年前出让作非农用地,价格都在7、80万元,最近更是飙升到百万以上。说实在的,这个地区的农民对于国家或者带着“国家帽子”来的任务有高到不可思议的信任。这种信任不是无根之木,它是过去半个多世纪社会主义国家在这里对滇池沿岸农民帮助和施恩所获得的回报。

  野蛮夺地,戒备森严:

  最近,在昆明新螺蛳湾商贸城发生了一起强拆企业名贵景观苗木基地的恶性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中豪公司又挣了一大笔钱,可昆明却少了一页‘绿肺’,实在可惜。”一位昆明市民如是说。

  指挥7家包工头,动用200多辆挖掘机、推土机、吊车、运输车等大型机械,带领1500多个民工进行强拆的是昆明官渡区政府,该区政府还派出了近百人的城管执法大队队员现场“保卫”强拆,不允许媒体和被强拆单位的人员拍照,现场戒备森严,十分恐怖,其规模相当于一场小型战争。隐身在强拆者后面的外地民营开发商,在江苏宿迁尝到甜头的刘卫高,又“追随”仇和来到昆明,寻找再次“复制”义乌的商机。被强拆的名贵景观苗木基地属昆明市官渡区绿化公司所有(民营企业),是云南富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该公司从官渡区矣六乡的这块土地还有19年左右才到期。那么一个外地开发商竞能“指挥”政府出面干自己想干而不便于直接干的事,神通何等广大;而作为一级政府明明白白地置国务院明令于不顾,组织强拆,又是为何?

  非法强拆,市长叫停也枉然:

  1月21日由温家宝总理签署的关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590号发布国务院令明确提出,“禁止各级政府采取行政命令,实行强拆。”5月1 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征地拆迁制度规定落实情况专项检查的通知国办发明电[2011]18号。5月16日国土资源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坚决纠正和依法查处违法违规征地的强拆行为”国土资电发[2011]72号。5月17日国务院多部委密集发文严禁强拆强建。5月20日,六部门将督察制止违法强拆落实情况。

  官渡区政府对中央的禁令心知肚明,然而两次强拆事件却都是发生在中央文件下达之后。官渡区政府及其身后的中豪集团在与绿化公司尚未达成任何补偿协议的情况下,将挖掘机、推土机、吊车、运输车等大型机械开进绿化公司2号苗圃,将大批名贵景观苗木挖掉。“在没有与被拆方协商好补偿的前提下就进行了强拆,这完全是非法的。”北京华能律师事务所律师杜冰表示。在官渡区政府派人非法强拆过程中,绿化公司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此事被昆明市委副书记、市长张祖林获悉,他亲自叫停了强拆。后因市长张祖林因公务出国考察,这让中豪集团看到了可乘之机。非法强拆重启,而且这次强拆规模从原来的2号苗圃的50多亩地扩大到绿化公司1号~6号苗圃的210多亩全部土地。来到拆迁现场采访,强拆正在紧张地进行。“他们就是为了赶在张市长回来之前,把这块地上的苗木全部刨干净。”绿化公司的上级单位云南富澳公司董事长助理 表示。

  尽管对土地被征收存有争议,官渡绿化还是决定服从政府的安排,与中豪公司就补偿赔偿等问题进行协商,然而谈判一开始,代表中豪公司谈判的是官渡区政府就单方面拿出一个方案,并表示这个方案是不容许有任何妥协的。

  “官渡区政府给我们苗圃内各种苗木及其它补偿,总价定的是2亿元,”官渡绿化负责人、云南富澳公司投资副总刘秦川表示,“而我公司找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进行过评估,认定价值超过6亿元。”由于在补偿款上分歧巨大,双方的谈判没有谈成。

  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官渡区政府属于昆明市政府的下级政府,那么市长亲自叫停了强拆以后,而官渡区政府再次变本加厉的启动强拆,这到底真正的推手是谁?那么为什么置中央政府明电明文于不顾,顶风作案,扛起地方势力之大旗,这又是为何?

  非正式法人机构代表中豪谈判:

  “整个新螺蛳湾的项目开发都是中豪公司开发的,那么拆迁补偿也应该由中豪公司和我们公司谈判,然而官渡区政府却声称代表中豪公司,逼着我公司进行谈判,而且以后补偿的签约方是官渡区政府矣六街道拆迁办公室,是属于非正式的法人机构。”云南富澳公司董事长助理陈钢说,“谈判过程中,官渡区政府根本不讲道理,动不动就拿强行拆迁来威胁我公司。”

  “官渡区政府代表中豪公司和我公司谈过2次,但谈判格式十分不公平,好像我公司是一只绵羊向一头狮子在乞讨。”刘秦川表示。

  暴力毁林,吊车拔树:

  来到强拆现场,强拆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对于树形较大的苗木,他们采取了更为夸张的方式,用绳子紧紧将树体捆绑住,而后用吊车直接拔起。不一会儿,树木被吊车整个吊起,断裂的根系根本无泥土附着。面对的拍摄,挖树者没有丝毫忌惮。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对景观苗木的移栽应当由具有专业资质的绿化公司来负责。但中豪公司为了赶工期进度,将苗圃的拆迁任务分包给一些没有景观苗木移栽资质的民工包工队。在现场看到,一些民工或是不懂移栽技术,或是迫于工期压力,完全不顾及苗木的死活,野蛮施工,将不少价值数万元的名贵景观苗木肆意毁坏,使其死亡或失去移栽能力。

  一位正在现场参与施工的工人表示,这么多景观苗木被拔走,存活率肯定很成问题,可能有一大半最终都会因为操作不当无法成活,就是活下来的,也没有景观价值了,因为有的树皮已经剥掉,有的树枝已经全部砍光。“这对昆明来说是很可惜的!

  一位闻讯赶来的昆明市园林局人士说:“这不是移栽,是在粗暴破坏。”在场的园林局专家感叹:“苗木种下去有个成长周期,所谓‘百年树木、十年树人’,这个几百亩的苗圃基地被毁可惜了。”

  野蛮强拆,为人民谋福利:

  为此,刘秦川联系了官渡区常委、副区长黄晶,希望政府停止强行拔树。黄晶给他的答复颇为傲慢:第一、政府是来帮你们搬苗的,我们也点了数计了价,最后会赔偿给你们;第二、我们是为人民谋福利。

  谁是真正的幕后推手:

  一位家住新螺蛳湾项目附近的市民表示,螺蛳湾商贸市场原本位于昆明市区,是昆明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其影响甚至可以辐射到东南亚诸国。但2009年,中豪公司在距原址20多公里的地方建设了新螺蛳湾商贸城,抢夺老螺蛳湾的牌子,强迫数万商户迁入其中。商户迁入新址后,生意大不如前,不少人损失惨重,有的已经破产。

  一位当地官员向承认,2009年底,当地政府为加快推进新螺蛳湾配套项目的仓储区用地的土地报批、征地拆迁工作,确实采取了所谓的“倒排工作时间”的方法,“就是先操作,再补办手续”。

  “作为新螺蛳湾项目的唯一开发商,而这整个项目1万多亩的征地全是官渡区政府代为负责的,”该市民表示,“相关政府部门如此不遗余力地为开发商‘摇旗呐喊’,出动大批城管,欺压被拆迁方,几乎为非法强拆赤膊上阵,后面的真正操纵螺蛳湾开发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位大官???”(京华时报)

小孩子不爱吃饭缺什么
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