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童年记忆】老鹰、燕子、猫头鹰“毕业”

2020-03-26 21:25: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童年记忆】 学校、老师、同学

我从小学到初中,共读了三个学校。

1957年发蒙时进的长沙县北山乡巻石湾完全小学。

卷石湾完小的校址,原来是明清时期的一黃姓古祠堂。民国初期兴学时,将祠堂改建为学校。首先只有百十名学生,及至我们读书时,已是具有六百多名学生的完全小学了。

学校有一个大操场,从操场上十几级台阶,上面就是教室、办公室和礼堂。

记得上午上完第二节课后,学校会组织我们做广播体操。做操前,大家高唱《集合歌》快来集合了,快来集合了,集合起来,集合起来,集合成一条铁的洪流?⋯⋯。曲子至今尚能哼唱,歌词只记得前面这几句。毕竟那时年纪小,只随着唱,并不知其意。在这激昂的歌声中,同学们排成整齐的队伍,在留声机播放的广播体操口令中,整齐划一地做着广播体操,强健着我们的体格。

我在卷石湾只读了一年书,1958年夏秋之交时节迁至岳阳读2年级,因此对卷小的老师没有多少记忆,同学也就记得住在同一栋大屋里的周应立和王俭,再一个就是姨表哥黄习民。

说到黄习民,倒使我想起了我做祘术他造句的事情。

一天上午,第一节课是算术课,老师在黑板上写出了一个20以内的加法算式,点名让我上去做。对这个算式的答案,我心中是很清楚的。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只学过10之内的加法,老师今天出的算式已超越了我们之前学习的范围,因此我心生疑虑,不敢将我心中的正确答案说出来,手足无措地站在讲台上。

见状,老师说,你平时算术不是蛮好的啵,怎样略微有点难度就算不出来了?下去!站到教室后面去!

最后,有同学写出了我心中的正确答案,我好后悔:自己明明知道,为何不敢说出来呢?还被罚站,站在这里丢丑。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来,我这人从小就不自信,从小就默守成规。

我表兄黄习民就比我自信些。一次上语文课,老师让同学们用“就”字造句,点名让黄习民回答。

黄习民倏地从坐位上站立起来,张口就说:我帮爸爸就绳。

老师挥手示意他坐下,叫周应立起来回答。

“我们就要放学了”周应立用“就”正确地造了一个句子。

我们乡下把用稻草或苧蔴结成绳子称绞(唸:就)绳。黄习民不知“就”的意思,用“就”音造了一个错句。

但他的自信是值得我学习的。我的不自信使我失去了一个取得成绩的机会,他的自信使他赢得了一个纠正毛病的机会。

令我没想到的是乡下竟然还有同学记得我。

2017年2月份,我到乡下参加表弟黄购粮儿子的婚礼。晏毕,我坐在一边看手机,与我同去的表姐则坐在桌边与1人交谈。突然,只听到她高声说道:“你问张闰雄啊?坐在那里玩手机的就是张闰雄哒!”

顺着声音望过去,见与表姐说话的是1老者。我忙起身上去问什么事。只听那老者说:“你就是张闰雄啊?那变哒样,变哒样!”

我忙问他尊姓大名,他说:“别客气,我叫黄烔明,跟你是同学,还是同桌,你还记得我啵?”

我思考很久,最后边摇头边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实在记不得了。”

“那我一直记得你,你细(小)时候刮瘦(很瘦之意)的,脸1削削子(脸很窄之意)下巴溜(唸:四声)尖的,不象你现在这样脑滿肠肥。”他快人快语地说道。

紧接着他又说道:“你奈气(那时之意)穿得好,洋布衣裤,布鞋洋袜子,我联(我们)穿土布衣裤打赤脚,你家境比我联好咧!”

他自我介绍:他今年七十岁,和黄购粮是叔伯兄弟。

我约请他有空到岳阳去玩。

他说他饭量大,一餐恰(吃)得几碗饭。

我跟他开玩笑:“你去的时候记得带点粮票来就可以了,其他的事你不用管。”

他说:“到时候再看!”

我们从长沙迁到岳阳后,父亲将我转到了离我们新家仅几十米远的天岳山完小。

天岳山完小分为两个校区,一部分位于现在岳阳楼区医院的家属区,姑且称天岳山校区,另一部份位于油榨岭原教工之家酒店,姑且称油榨岭校区。读高小和初小的学生在两个校区间轮流就读。

天岳山校区的活动场地还算不错,有一座礼堂,一个操场,最最少,同学们都喜欢上的体育课,天晴下雨都有地方上。

学校的操场有蛮大,同学们在操场上做广播操,打玻璃珠子、滾铁环、打陀罗,跳绳,女同学则选择跳橡皮筋、跳房子、拈子。操场上总是充满同学们欢乐的笑声和活跃的身影。

操场的南边有一堵近两米高的土坎,被垒砌起来的青砖护卫着。土坎上面建有房屋,有的是教室,有的是食堂。土坎左侧砌有供上下的台阶。作食堂用的房屋边,有一条小巷通向油榨岭街,由此可到达油榨岭校区。

操场的西边是厕所,厕所边有一棵很高大的树,枝叶茂盛,但树干上伤痕累累,看上去令人心生恐惧。

听高年级同学讲,这棵树里藏有妖怪,刀砍斧劈会流血。听他们这么一说后,除万不得已要大小便外,我很少到大树那块地方去。

多年以后,学校改建为南区卫生院,树被锯掉了,固然没见到里面有妖怪。又过了一些年,有关专家所著的书中提及过此事,说天岳山校区在侵占岳阳期间曾是宪兵队驻地,宪兵曾在此树上捆绑吊打过中国人,故留下一些刀砍的痕迹。此处系红土壤,经雨水浸泡,有时会向外冒红水,这才有那些流血之类的吓人的传说。

油榨岭校区没有礼堂,只有操场,但操场比天岳山校区的大些,还装有两个篮球架,我们读高小经常在操场上玩游戏、打篮球。

高小毕业后,入了岳阳县第二中学,这是一座初级中学。

岳阳县第二中学位于岳阳9岭十八坡之一的学道岭上,他的前身叫巴陵郡学距今已有近千年历史。据史料记载: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滕子京承朝庭兴学旨意,将巴陵郡学迁建于郡城南面一高阜上,并扩大其形制范围,设立大成至圣先师孔子雕像,供儒生学子顶礼膜拜,故又称为文庙。而那高阜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学道岭或文庙山。

我们学校的校舍依山而建,显得错落有致,在那郁郁葱葱的树木的映衬下,一派勃勃生机当中更显恬静。

学校有一座大礼堂,1大一小两处操场,且运动设施齐备。还有师生食堂、教师宿舍、寄宿学生宿舍,在城郊还建有一个农场,种植蔬菜供师生食堂用。特别重要的是学校有一批德高身正,学富五车,教书育人,矢志不渝的好教师。

昔日“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状元桥上,留下了我们每天来去的脚步,大成殿前,回荡着我们朗朗的读书声,操场上,我们龙腾虎跃锻炼身体,礼堂里,我们正襟危坐洗礼心灵,图书馆,是我们吸收知识的宝库,实验室,激起着我们的兴趣和爱好,植物园,让我们认识了好多花草树木,也种下了我们的梦想和希望。

迁 来岳阳后,领受了好多老师的亲切教导,结识了好多新的同学,对师恩厚重的老师,情同手足的同学,我对他们已撰文作过较大篇幅的记叙,此文只能对此择要记之。

小学阶段印象最深的是刘贻春老师。

他爱穿海魂衫,天热时穿着一件海魂衫胸肌凸現,一健硕美男,天凉时海魂衫贴身穿着,外衬一白衬衫,再着一外套,英气逼人。刘老师说他曾去报考过学校,因过不了政审关不能如愿。刘老师声如洪钟 ,歌声绕梁,刘老师极具表演天赋,他上语文课,讲述书中故事绘声绘色,同学们听得全神贯注。刘老师正直敢言,曾被划为“右派”背后有师生称其“刘右派”但他的教学热忱并未因此而遭到影响,仍然唱说自若,传道授业解惑如故。我们开始也不知道“右派”为何物,只知道“刘右派”好可爱,大家都喜欢他,喜欢听他唱歌,喜欢听他讲故事,喜欢上他的语文课。

还有一名戴老师,他给过我很多的自信。戴老师是一位代课老师,单单瘦瘦,留着西式头,老爱甩头发,人长得不好看,说白了,长得有点丑,他教我们的算术和自然,只教了我们几个月的课,但我至今记得他,对他心存感激。

在一次《自然》课的小考中,戴老师出了这样一道题:两块湿水后的玻璃合在一起后,为什么很难将它们分开?我的答案是两块玻璃之间没有空气了。戴老师出的这道题其实已超越《自然》课本上的内容了,全班同学只有我答对了(其实完整正确的答案应是:两块玻璃之间没有空气后,在大气压力的作用下,很难将两块玻璃分开)我是从看1本课外书中了解到这点知识的,也是一知半解。戴老师对我进行了表扬,说我爱学习,号召同学们向我学习。戴老师的举动让我对自己信心满满。

还有一次,高小部举行乒乓球比赛,起初,我们班的参赛选手中并没有我,临到开赛前,戴老师将另一名选手撤下换上了我。比赛的终究结果是我与那次比赛的冠军刘水保对阵,取得了亚军称号,令我好不得意,倍感荣耀。

读初中时对周正选老师、张曼玉珠老师、粟典训老师记忆深入。

周正选老师是教我们的语文,他是醴陵人,民国时期曾在1地方报纸任记者。周正选老师写得一手好字,而他的板书却很随便,总是斜着身子在黑板上写字,好象生怕自已的身体挡住同学们看黑板中间的字。其实一堂课下来,黑板中间很少有字,他所写的字全由于他爱斜着身子写,都写在黑板的边边角角上了。

周正选老师常从学生细微处的表现来肯定学生。一次作文的讲评课上,周正选老师对我们组(我是小组长)的两篇作文进行了讲评:

说汪本立的作文书写工整,不会写的字用拼音代替,很好,但要将那不会写的字(他已用红笔将那字在作文本上写出)抄写10遍。夸奖汪本立是一个学习态度很认真的学生。

说我的作文架子搭建得很好,但描述不是很具体细致,今后多重视细节描述,一定能写出好作文。

周老师的话我记住了,一直朝着他指引的方向努力。如果他老人家还健在,如果他能看到我写的回忆文章,不知他会如何评价?真想有幸凝听。

张曼珠老师教我们俄文课,此前,她是前苏联援华专家的翻译,无论笔译还是口译都是十分了得。

张老师是我们的同学恩的妈妈,其实,张老师对待她的每一个学生都象妈妈对待孩子一样。张老师说话和颜悦色,从未见她对学生发过脾气,有的同学有时起晚了,未来得及吃早饭,她会将家中的早点拿给他吃,有的同学衣服上的扣子掉了,她会拿来针线给他订好。

张老师的俄语教学水平很高,她教的班级的俄语成绩都名列前矛。张老师教学时很仔细,很耐心。俄语中的一个颤舌音好多同学都发不好,张老师张开嘴,告知同学们,要将舌头顶在甚么位置,口中的气流如何使舌头颤动发出声音。同学们一时学不会,她就一遍又一遍地给同学们示范,直至每一个同学都能正确的发音为止。

张老师的丈夫叫李里,在岳阳一中教语文。李老师解放前在军队内任随军记者,他的这类经历,使他在解放后成了有历史问题的一类人。李里,张曼珠夫妇生育有四个儿子,在那个讲阶级斗争,讲成份和出身的年代,父亲的所谓历史问题自然会影响到子女的前途。“文革”中,李里老师因“历史问题”等问题饱受批斗,惶惶不可终日。某天,当派再次去揪斗他时,已是人去室空。后来在岳阳楼畔的洞庭湖边发现了他的衣服鞋袜,派认定他是“畏罪自杀”

“ 文革“中张曼珠老师也遭到过冲击,后来,她与驻校”工宣队“的李队长成婚,个中缘由大家应该心知肚明。张曼珠老师死后,将其二十多万元积蓄捐给学校,学校以她的名字设立了”张曼珠优秀教师奖励基金“

粟典训老师是岳阳二中的体育老师,由于他的体育教学出色,在师生中享有很高的声誉,他是拿到了国家级证书的篮球裁判,每当县里有篮球赛事都会约请他去当裁判,在岳阳县体育界也算得上是声名显赫之人。

粟老师个头不高,但是身体十分强健,属于那种孔武有力之人。粟老师一年四季胸前总是挂着一个闪闪发亮的哨子,清晨,他吹着哨子和寄宿生一起跑步,上体育课时,他吹出连续不停的哨音,是催同学们排队集合,舒缓而有节奏的哨音那是指挥同学们齐步行走,1声尖锐的长哨,那是某位同学打篮球时严重犯规,被他厉哨判罚。

不管是在跑道上还是在沙坑边,不管是在球桌边还是在球场上,不论是酷热的夏季还是寒冷的冬季,我们总能看到他年近半百却永不疲倦的身影在奔跑,在跳跃,在挥拍抽击,在带球上篮。

粟老师就是这样言传身教,率先垂范,为学校为国家,培养和输送了一批又一㘩体育人材,为学校赢得了一个又一个荣誉。

在从初小到初中的9年学习生涯中,让我心生崇敬的老师有很多。他们当中,有的是曾在某件事情上给予过你关心和帮助,让你感觉暖心,有的则是你的兴趣或爱好是他(她)激发和引导出来的,使你毕生受益,还有的是在你学习的紧要关头给你出过主张或提过劝告,使你少受挫折或误入迷途。师生间产生的这些事情,当时我们可能其实不在乎,长大以后方才觉得,那些事情对我们的健康成长是多么重要。那是他们在教你如何去做一个好人,那是他们在教你如何去建立自己的人生目标,那是他们在教你如何去克服实现梦想道路上的困难和挫折。所有这些都是让人心存感激难以为报的师恩。

敬爱的老师们,向您们道一声衷心的感谢。

记忆中的同学确切有点多,这里只写一个小学同学和两个既是小学同学,又是初中同学的同学。

小学同学中,我印象深入的是徐金保。不是因为与他相处得好,而是由于他身有使人难以忘却。

徐金保双腿残废,不能直立行走,要靠双手捉住双脚一步一步地挪动。可以想见,双腿不能逾越,过门坎、上厕所都会是困难。因此,老师安排了几个住在徐金保家附近的同学,轮流护送他上学、回家。上厕所的问题,徐金保说他自己可以控制,无需同学们帮助。

可是,意料不到的事情产生了:一天上午,上第一节课不久,一个坐在徐金保旁边的同学向老师报告,说教室里好臭。这时候,满脸为难的徐金保举起了手,说他肚子痛,把屎拉在裤子里了(他原本不想声张,想让屎干在裤子里,回家后去洗)

老师听罢,很是惊愕,稍1迟疑以后马上作出决定,他指派了四个个子高力气大的同学将徐金保送回家去。当同学们找来一块大木板,将徐金保放上去躺着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欲哭不能的表情。

徐金保可能是患小儿症后落下的,但是他头脑聪明,性情豁达,属于那种身残志坚的人。他读完初小就辍学了。我自参加工作后,曾几次去先锋路一带探访过他的着落,可是一直无果,只能默默地为他祈福。

刘修英与我小学和初中都是同班同学。他家住汴河大队,靠父母种菜为生。他父母生养过多少子女我不很清楚,只知修英兄弟文、武、英、雄1顺溜排下来就是四个。

刘修英喜欢搞笑。

一次上自习课,邓子枫老师布置了习题,讲了注意事项,就独自去了办公室。

自习课,老师又不在,多么好的放松机会。因而,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聊起了各自想说的话题,教室里乱烘烘的一片,就象一锅开了锅的粥,到处“咕咕咕”地冒着气泡。

冷不伶仃,邓老师走进了教室,一锅咕噜作响的粥恍如被人釜底抽薪,慢慢小了声息。邓老师不言不语,揑起桌子上的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静”字。“静”字一出,教室里鸦雀无声。

刘修英于无声处响惊雷,大声唸出“青”“争”两字。语音一落,引发哄堂大笑,也惹得邓老师勃然大怒:“刘修英,你给我站出来!”刘修英从座位上乖乖地站起来,露出一脸茫然。

又一次,也是自习课,刘修英从坐位上站起来,用双手将自己西式头的头发向头顶一抹,大声问同学们:“你们看我象不象?”同学们放眼望去,啊呀:大眼睛,双眼皮,天庭饱满,地角方圆,头发后梳,额头发亮,除没有那颗痣,真的是很象。刘修英走出坐位,模仿的动作,顺次和同学们握手,还不时用湘潭话说上一句:“同学们好!”惹得教室里笑声一片。

后来此事被老师知道了,将他叫到办公室好一顿呵斥:是能随意模仿的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跟我小心点!写份检讨交来,要深入认识自己的毛病!

刘修英的模仿秀已过去几十年了,却一直定格在我的头脑里,我甚至觉得他是扮演毛的最好特型演员,湖南人演湖南人,至少,说湖南话其他演员无法企及。

刘衍清是岳阳知名记者,也曾被授与“湖南十佳记者”称号,刘衍清有很强的文字表达能力,他这方面的潜能,在学生时期就已显现端倪。

刘衍清很喜欢看课外书,读初小四年级就开始看古典名著,还喜欢画书中的人物,我们那时候叫画人菩萨

我看他画过面如冠玉,唇若施脂的刘备;相貌堂堂,威风凛凛的关羽;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的张飞。画得倒挺象,只是画纸上不是墨迹就是指印,显得有点邋遢。

2017年到他的办公室晤谈,发现笔墨纸张置放零乱,大有小处不拘之感,似有儿时之遗风。

刘衍清有很多图书(连环画)每到星期天,他将图书摆出来,租给他人看,用得来的钱再去买图书,他的图书也就愈来愈多。有时候,他会拿上一摞图书分给同学们看,我也没少看他的图书。

他的文章写得好,一次学校举行作文比赛,他取得年级第一名。他常常和爱好诗词的同学和相干老师一起唱和。政治老师易彰益“文革”前夕给他赠诗一首,诗中有:

手巧紙薄难绘彩。

心迷笔尖不出红。

之句,刘衍清赋诗作答:

1言我且谢东风。

指点迷津赖易公。

怎奈愚生迷古籍。

直将韓柳作描红。

状元桥上寻佳句。

在批判资产阶级教育路线时,刘衍淸给学校某领导作嵌名对联一副:

松紧时间校里走

凡有机会室内瞄

横批:任 职 期 间

这些诗词和对联后来都成了划他为右派学生的证据。

初中毕业后,我、刘修英、刘衍清前后参加了工作,我在县印刷厂工作,刘修英在城南卫生纸厂工作,并且成为了城关镇思想宣传队的台柱子。他出演的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中的杨子荣被叫好连连。刘衍清则在环境卫生所工作,常年累月拖着装垃圾的板车大街小巷四周跑。

“文革”时“破四旧”收缴了大量封、资、修的书籍,这些书籍常常都被送去化浆造纸,刘修英所在的卫生纸厂有很多这样的书籍。

写着写着有点偏离【童年记忆】的范围了,就此打住。

2019年5月11日。

初期脑梗怎么治疗
小儿积食的食疗法
灯盏细辛注射剂的价格
中度动脉硬化怎么办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