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時尚风云阵時尚界微妙潜规则编制

2020-11-17 21:11: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继去年一波不为人知的设计人材入主老字号,2012年时尚界迎来久违的重大变革。曾经的王者,不再是当下赢家,继承者在制高点退出,原创人再度回巢,昔日的男装对手如今重逢于女装江湖。虽然说得之所幸、失之是命,一时的成败,不定江山,但为什么有人东山再起、有人消声灭迹?

Kenzo 2007 S/S

换帅连续剧

一年又一个多月前,Dior(微博)时装屋艺术总监John Galliano在夜店惹出歧视犹太裔口角风波,遭母公司LVMH团体免职,宝座由跟随Galliano多年的工作室总管BillGaytten 暂理。品牌展开搜索继任的连续剧,范围之广由内部到外援,触及各大时装屋及媒体心目中的Fashion Darling,却再三变卦,媒体从积极预测变成捕风捉影疲于奔命。连锁反应,也致使这一年多来很多品牌自保,亦不乏趁此机会弃旧迎新,调剂未来策略。如今尘埃落定:Jil Sander 再度回巢执政一手创建的品牌,免职颇受好评的Raf Simons;Hedi Slimane久别重返YSL,为品牌带来销售盛况的Stefano Pilati出局;Dior降大任于Raf Simons...... 念旧之意,回味之情,都旨在提炼品牌精华、深化品牌辨识度,踏出摩登化布局。因而,就不难发现,时装是历史的螺钉,是岁月的组曲,看似1夜间的重大改变,其实都源自一连串细微的变化。

Christian Dior2006 A/W Haute Couture

是谁操控了抢椅子游戏?

以LVMH与PPR两大团体为例,最初触及精品业时,管理层都是门外汉。LVMH的Bernard Arnault是房地产商,80 年代在法国国家、债物持有银行的资助下,他接手濒临倒闭的纺织厂Boussac,间接收购了国宝级时装屋Christian Dior,踏足精品业。PPR创始人Francios Pinault是个建材商,在一连串办公家具橱柜公司、超级市场等投资及收购中,茁壮了四通八达的零售店面,因搭救Tom Ford与Domenico de Sole击退LVMH集团,投资Gucci(微博),继而展开精品业收购大计,在短短10多年间成功转型为精品集团。这些昔日业界菜鸟,如今已茁壮成精品业大鳄。他们不象80年代初刚接手时那样财大气粗没人脉,也不再愿意砸大钱听凭媒体摆布(1995 年,Arnault在美国版Vogue主编Anna Wintour的推荐下启用新人John Galliano,隔年委任为Dior艺术总监,就是典型的成功例子)。当精品业已成为现代人上瘾的New Drug,品牌也已学会自炒话题,巩固根基,日渐消弱对明星设计师的依赖(Dior在罢免Galliano后,营业额不跌反涨),但照旧需要落地起跑、有实力统领大局、创造鲜明风格的天才。在经营者眼中,没有做不好的品牌,只有做不长的设计师。设计师的抢椅子游戏玩不停,终究仍是品牌独大,虽然养大品牌的,正是设计师。

Givenchy2008 A/WHaute Couture

女装江湖 狭路重逢

溟溟中,男装设计师Raf Simons的女装命运,总是被动地因德国设计师JilSander的来来去去,发生戏剧化转机。2005 年,Jil Sander二次出走自己创办的时装屋,由从未做过女装的比利时设计师Raf Simons继任。后者恰恰献上时装迷期待Sander本人没做的改变,比如注入了女性化的色彩、立体的结构、细微的皱褶、廓形与比例的探讨与更新(尤其是去年的Peplum花瓣腰摆在今年广泛流行),使品牌在很好穿、面料舒服的上班服外又多了高级不儿戏的Modern Chic。大将之风, 赢得业界的口碑,Sample Sales惠及媒体同仁,却因缺少配饰的扶持,营业额及知名度始终差强人意。惟独Simons淡定照旧。

去年底江湖传言Dior青睐Simons,接着创办人Jil Sander宣布再度回巢,Simons遭免职挥泪惜别米兰秀场。当时装迷还在感叹他何去何从时,传来HediSlimane 接任YSL的消息。因而,接下来Dior钦点Simons,更让业界联想到曾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掀起瘦骨仙男装风气的两人,将狭路重逢女装江湖。虽然,以品牌商业影响力来说,YSL 远不及Dior吃重,在创作上必有一番较量。危险的是,Dior艺术总监之位,被业界视为一杯御赐鸩酒。不但由于有John Galliano的光辉与疯狂在前,也因为Simons的涵蓄与寡言,是否可以胜任遮天蔽日的国际巡演以及欧美豪客的面对面?他在Jil Sander选用人造混纺面料到达靓丽的色泽,是不是又能说服精工细纺的Haute Couture客户?他对比例与廓形的摩登探讨,又将如何彰显Dior的传统精髓?

Lanvin 2008 S/S

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来?

竞争剧烈的时尚圈,固然存在着竞业条款,代表品牌对人材的重视与霸权。1999 年,Jil Sander将品牌的控股权售予Prada Group后,两次因重大分歧出走自己的品牌,并签署了无竞争协议,确保3年内不效力同行。大部分的设计师,没有Sander 那末坦诚,往往在离开品牌后,以云游、SoulSearching、乃至回家带孩子轻描淡写地交待去向。Phoebe Philo 与Hedi Slimane 选择在事业如日中天时请辞,但没有远离时尚圈。Philo替美国高街品牌Gap(微博)在伦敦的国际部做不挂名顾问,当时的European Collection出现了许多她Chloe时期的影子。Slimane则搬到洛杉矶,潜心摄影,为一些品牌广告及杂志大片掌镜,也用镜头描绘了一系列加州年轻人。Sander在云游、航海、园艺等一系列散心后,2008 年与日本高街品牌Uniqlo(微博)合作推出J+设计师系列。虽然J+较Uniqlo其他系列优良,但出自不肯使用较次的面料而与Prada Group吵翻出走的Sander,还是很令昔日忠心客惊讶,变相代表了她认清现实后的让步。

三人在位时有风驶尽帆,提炼出清晰的个人风格,暂别期间,时不时地流出复出传言,爱惜羽毛地保持性,也是日后东山再起的筹马。能够不做最后一个离开派对的人是荣幸的,舍得在制高点离开也很使人佩服。但迫不得已收拾包袱被罢免也未必是坏事。比如,表面上RafSimons是被Jil Sander免职,接下来他立刻上任Dior艺术总监,意味着前东家替他松了绑。只要7月一季报显示Haute Couture 展上,漂亮地交出他Dior生涯上第一张成绩单,往事不值得重提。

Gucci 2006 A/W

Galliano停牌整理

最后不得不说John Galliano。当今活跃在时尚圈的新生代从业人员及时装迷,有很大一部分,遭到了Galliano在1996年掌舵Dior后那些澎湃喧哗的High-Fashion启蒙。当代精品业,也随之复苏。所以,Galliano1夜间的坠落,纵然错得无可挽回,还是获得许多同情。但是,现实社会的纵容(或者说容忍)都有很吝啬的限额,自毁前程,只会让仇者快、亲者痛。

传统摩登化 + 品牌辨识度= 黄金准则

随着这一波新任总监人选的尘埃落定,品牌在21世纪的摩登化,定位在从传统中提炼出除Logo之外极高辨识度的Iconic元素,得以持续发展又不断创新。Karl Lagerfeld早已在Chanel(微博)的时装与配饰双方面,为业界做了示范,例如Tweed斜纹软呢、Chanel Jacket、2.55手袋、茶花、珍珠链。Frida Giannini也渐渐从Gucci各种配饰系列的成功,朝时装迈开步伐,例如竹节、马衔扣、Jackie花卉、Loafer这些Iconic元素,透过材质、情势、代表的不同组合,加上信得过的手工,演化成一种精品业的黄金准则。现时今下,倒是没必要听信不求突破,但求无错导致现在她才读初二。,是裹足不前之类的谗言。面对全球布局、触及不同族裔各种文化的超级名牌,没有无错为基本,分秒都可能是全盘皆输的残局。只有配饰赚钱,也未必是饭碗保障,因为时装才是品牌形象的兵家之争(Yves SaintLaurent 的Stefano Pilati、Dior 的BillGaytten 就是典型例子)。至于,CreativeVisio创作视野,则综合了经营管理、社会文化层面的野心驱使,常常不是设计师一人能力所及。传统摩登化+品牌辨识度,未必是最具潮流推动力的组合,却是品牌扎实根基、培养忠心客习惯性消费的方程式。

培哚普利氨氯地平片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的区别
银屑病治疗方法哪种好
手足口病对儿童健康的危害
TX营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