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千古帝皇第三百七十二章最简单的选择

2020-05-21 22:5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千古帝皇 第三百七十二章:最简单的选择

军营之中两女子此时正在吸食着几个士兵的血液,此时地上已经有不少的干尸,他们都是死去的士兵。许多人都是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被吸食了血液。

其他的士兵虽然想要抵抗,却终究不是两人的对手。更为重要的是,整个军营之中的血仆并非只有她们两。事实上几乎整个军营之中的女兵全部都变成了怪物,她们堵住了整个军营的出口,使得这些士兵们沦为了圈中的羔羊。

此时,军营之中的士兵已经不多了,那些血仆们倒是兴奋,已经她们知道这些血都是给她们享用的。可就在一个不注意的情况下,地上突然燃起一阵大火,几乎所有人都烧了起来。

大火连着烧了三个时辰,以至于整个军营都化为了灰烬。如此在那营外的风刀客等人倒是松了一口气:“可惜了那颗地火珠,那本是我打算用来保命的法器,可现在也只好用在这里。”

“没办法啊!谁又能够知道这军营之中有多少人已经被那怪物同化了,若是不全部杀死,他们难免会在我们背后动刀子。就算是现在不动手,若是回到皇城之后动手恐怕更为危险!”十公子的伤已经好上一些,而今倒也是能够在地上行走了。

“这倒也是,如此说来倒是不可惜,只是那怪物竟然能够将我们大部分士兵变成怪物,倒也恐怖,他若是不除,只怕是后患无穷啊!”风刀客与其他四人一同走进这营帐之中。

而今见着营中皆是灰烬之后,四人方才松了一口气如今十公子倒是继续说到:“之前我们在你们三人的营中皆未见到半个士兵,是发生了什么?”

“倒是没有发生什么,我让小妹带着他们都守在大道之上,为了避免那小子乘着我们不注意逃出这山上。小妹的实力虽然不强,但应该能够撑一会儿,加上那么多的士兵,倒是足够我们赶到了!”

“什么?你把小妹一人留在那个地方?要知道,那怪物专门对女子下手。小妹又是处子之身,要是被那怪物盯上可就!”

被铁狱刀这样一提醒,倒是让风刀客恍然大悟:“糟了!小妹生性贪玩,定然不愿意独自留在军营之中,几次见她如山采花也没有阻拦,被你们这么一说,倒是很有可能出事!”

“那还不快回去!”

断崖峰终究是一座比较大的山脉,而今山高,自然奇花异草倒也多。而有花的地方又怎能少得了蝴蝶呢?

而今便是见得一位少女此时正追赶着一只美丽的蝴蝶,这女子的身体倒是和蝴蝶一样的轻盈。眼下蝴蝶虽然飞得快,可始终没能够摆脱身后的少女。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到达凝魂境之后,虽然能够短暂的飞行,但也绝对不可能移动太多的距离。可是眼下这少女,却已经追了这蝴蝶不知道多少里。

但是她并不累,脸上还带着笑:“小蝴蝶别跑,等等姐姐,看姐姐抓住你之后怎么收拾你!”

正追着,突然见得一张大手将前方的蝴蝶给抓在了手上。而这手的主人便是那血族,此时他正死死捏着这蝴蝶:“小妹妹,这蝴蝶是不是你的?”

“是又如何?快把它,你快要捏死它了!”看着那在不断挣扎的蝴蝶,这少女此时心中也是一阵不快。

“是吗?死了不正好吗?哥哥再给你抓一个便是了,只要你愿意跟我走,我给你抓上万个都可以!”那血族说着抿嘴笑了笑。

那少女倒是机敏,而今见得他这细微的动作,心中倒是也明白了一二,便是将体内的魂力运行起来。那法杖正被她背手放在身后,如今便是见得周围的木元素凝聚在了那法杖之上。

要说她这样的情况倒是罕见,毕竟大多数的医师都是不需要法杖的,而她却能够将医术和元素结合在一起。而今在这法阵之上成型的不止有那剧毒,更多的还是木元素。

只是这施法倒是需要很多的时间,而今她便也没有急着说破:“是吗?可是我并不想跟你走,也不想要更多的蝴蝶!”

“为何?你不是很喜欢抓蝴蝶的吗?莫非有一个人给你抓还不好吗?”那血族也不知是否察觉到周围元素微妙的变化,总之他是不着急。

“有一个人帮我抓当然很好啊!只是你不行!”那少女此时见得法术还未凝聚,倒是继续拖了下去。

“为何?”那血族此时已然有些懊恼,但脸上却还是强装作笑。

“因为你不是一个好人,我不能够相信你!”

“那为何你就确定我不是一个好人?”听到少女这样的回答,这血族倒也是觉得可笑,而今倒是鲜有的耐着性子问了下去。

那少女见魔法已经凝聚,此时也没有必要再和她耗下去,而今便是直接说到:“因为你长得太丑了,不像是好人,所以你去死吧!”

说完,法杖便是拿在了面前,几根藤条而今便是从这法杖之中生长了出去来。刺来巨蔓毒藤,乃是蓝阶低级的法术。

藤条本身倒是没有多少的威胁,最多只能够将人缠绕,阻碍人的行动罢了。但那藤条上面所长着的刺倒是一个麻烦,上面都带着剧毒,只要被划伤,剧毒会迅速蔓延全身。

寻常的魔法师施展的毒液不强,最多也就限制其行动罢了。只是这少女是以为医师,而今这毒就格外的恐怖。

不过那少女倒也是聪明,知道自己的境界和眼前这人相差太大。而今虽然已经施展了法术,却也未必能够杀死对方。

故而在这法术施展过后不久,便是转身就跑,头也不回一下,身上那符文此时也被她迅速捏碎,而今只等着有人能够注意到,前来救援她。

只是她还是低估了那血族,也不知道他的皮肤是由什么做的。而今被这藤蔓所缠绕竟然没有被刺划破半点伤口,而今便是直接撑破了这藤条朝着那少女飞去。

此时少女也意识到了危险,便是准备再次回头施展一个法术拖延一些时间。可是那血族的速度远非她能够比拟,而今只是转身的瞬间,那血族就已经来到了她的眼前。

此时那血族倒也是不着急,见得其口中吐出一股红雾,朝着那少女的眼睛喷去。

如此突然,那少女自然是未能够察觉,而今便是觉得眼前突然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担心你恐高,所以让你展示闭眼罢了!”那血族没有说多少话,而今便是化作蝙蝠,用脚将其抓了起来。

那少女虽然此时什么都看不见,却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不断的升高,此时的脚早已够不着地面:“你要带我到哪里?想要对我做什么?”

“不做什么,只是你的那些兄长们杀死了我所有的血仆。为了要回这笔债,我要你给我生更多的血仆来。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像你那些姐姐一样被血仆占据身体的。我会让你看着自己怀孕,并把那些小家伙生出来。等生出来之后,我还要你给我生第二批。”说着那血族狂笑起来,声音弥漫了整个断崖峰。

“无耻!变态!”那少女此时自然是愤怒,奈何她什么都看不见,此时法杖也落在了地上,根本不知道朝何处施法。

当然,听见这声音的不止是这少女,还有在附近的赵宇龙。此时赵宇龙正枕着一处树干休息,而今便是听得那响亮的狂笑声,而今便是从树上惊醒。

“谁那么没有公德,大清早上的在这个山谷之中乱叫,还叫得这么难听,想要好好睡个觉都不行!还害得我差点从树上摔下去!”

骂完之后,赵宇龙此刻倒是清醒了一些。而今睡意已去,脑中多少正常了,便是猛然想起这是在山上,而那声音倒也是有些熟悉。

“是那血族,他又要做什么?”说着,赵宇龙习惯性的看了看天空,而今却见得那血族的抓下正抓着一个女子。

那女子倒是年幼,如今看来至多十六七岁,面容清秀,衣着倒也清新,倒是实力不错,估摸着有兵魂境第一重,也算是天才一类了。

虽然她很有可能是靠着丹药之内的东西强大起来的,但在这个年纪能够到达这样的境界也算是不错了。

而今见其被那血族抓在手上,神色慌张倒也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那血族到算是狡猾,有了上次被自己打断的教训,此时也不就地享用,竟然想要带着其到一个隐蔽的地方。

然而事实总是不会跟那些心术不正之中过得去,而今虽然看似聪明,却还是被赵宇龙撞个正着。

且不说此时他手上是否抓着一个人,就算是他独自一人在天上飞行都让赵宇龙觉得恶心。如今即是本着救人的目的,也为了除掉这个恶心的家伙,赵宇龙倒是顾不得这里是不是那魔族的领地,方是展开了这对翅膀朝着那血族飞去。

起初还未发现,只是飞到空中之后,赵宇龙方才发现自己昨日和那十公子战斗,也受了不小的暗伤。如今飞在空中,后背隐隐作痛。

但是没有办法,此时已经飞到了空中,那血族定然也发现了自己。并且救人要紧,故而其也强忍着朝着那血族飞去。

那血族自然是看见了赵宇龙,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赵宇龙竟然也能够靠着翅膀飞起来。而且其背后的那对翅膀竟然如此洁白,连半点瑕疵都没有。

这让他感到了害怕,倒不是害怕赵宇龙本身,而是害怕赵宇龙的血脉。毕竟在西方神族之中,翅膀越是洁白的没有瑕疵,那么其地位就越高。

虽然不知道东方的天族是否也是这样,不过两者之间应该差不多。而今见得这样的翅膀,他倒也是在心中担心赵宇龙背后的势力会不会很强大。

但这些担心在到嘴的肉的面前终究是算不得什么,而今他只是看着赵宇龙:“又是你!上次就是你坏了我的好事,怎么这次还想要来坏我的好事?”

“不然你以为?要么放下她,我给你一个全尸,要么等我动手将你五马分尸!”说话间,赵宇龙此时已经抽出了冰火双剑。

虽然昨日的战斗让他消耗很大,如今想要施展战技着实有些困难。但同时他也知道,眼前这个血族应该也不好受。

虽然不知道它是怎么受伤的,受伤有多重。但是从他那畏惧的眼神之中就能够看出,他应该也受伤不轻,显然是和那些军团长有过冲突。

所以如今的情况最适合玩心理战术,谁的心理更加强大,谁就能够取得胜利。

只是说到心理战,貌似这天下还真找不到几个人的心理比赵宇龙更加强大。而今虽然身有内伤,眼神却依然像是能够杀人一般,便是直勾勾的看着那血族。

而这血族就有些不同了,之前为了将血仆的灵魂寄宿在其他人的身上,他自己倒也是消耗不少。加上之前那暗刀书生给他的那一刀,还有刚才强行突破那藤条,更是让他身体显得虚弱。

如今虽然装作强大,但是他却知道自己体内那毒素正在蔓延。这也是他之前不直接施展血界对付这位女子的原因,因为他根本就施展不出。

如今看着赵宇龙这灼热的眼神,加之不清楚赵宇龙的底细,此时的他自然是心慌。而今便是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免不了一死,可他终究是狡猾的。

此时眼珠一转便是计上心头,便是将手上抓着的女子朝着赵宇龙扔过去:“既然你想要就她!那你就拿去吧!”

说完,将抓着这女子的爪子直接松开。那少女便是从他的手上落下,而他便也不管不顾,直接飞走了。

赵宇龙本以为这家伙还会和自己纠缠一番,用幻术偷袭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却没想到这家伙还真的连到嘴的肉不要了,如今便是扔下这少女跑了。

现在在赵宇龙面前自然是出现了两条路去选择,一条是不管这女子,前去追杀这血族。因为能够使得这样一个人放弃到嘴的人,那么可能只有一个,便是他已经快要不行了。

现在是个好机会,只要追上他,必然是能够杀死他。可如果这么做的话那少女这样落下去必死无疑,但似乎对方的死活与赵宇龙无关。

而另外一条路便是不顾那血族,直接去救那少女。如果速度快一点的话,或许是能够救到她,但这样一来那血族就会逃掉。

如此的选择倒还真是个麻烦,如此赵宇龙倒也是一愣,但是很快,他心中就有了选项,此时便是拍打着翅膀飞了过去。

在云层之上,那两位神王一直未曾离去。

“这小子的反应倒是挺快的,若是我怎么要想一会儿,他居然只是思索了片刻就有了自己的选择,果然不是寻常人。天阳老鬼,你觉得他会选择哪一个?”

天阳神王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赵宇龙说到:“即将发生的事情,你看着便是何必猜测?”

“话是这么说,可是终究还没有看到结果。”封谕神王此时一脸诡计看向了天阳神王:“不如我们赌一把吧!”

认识封谕多年,他心中有什么心思,天阳神王自然是明白,但如今还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好啊!怎么赌,筹码是什么?”

“没想到老鬼你居然也有答应的时候,以前怎么和你说你都不干,现在居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看来你心中有把握啊!”封谕神王奸笑起来:“我们就赌他会选择哪一个,如果你输了赔我一个千年冰晶,如果我输了,那火神心我就不让你还了!怎么敢不敢?”

“好啊!那么我赌这小子会去救那女孩!”天阳神王也没有在意他的狮子大开口,而今竟然是答应了。

“你还真的答应啊!那千年冰晶价值可不斐啊!一万魔晶,这样的东西你居然舍得拿来赌!”见得天阳神王这么爽快,那封谕神王倒也是高兴起来。

“我之所以这么爽快,那是因为我知道你必输无疑!”

“是吗?我可不觉得!你不是说他是武帝的转世吗?你我活了几千年,虽然没有参加那场大战,但是武帝还能不清楚吗?对于这样一位战神来说,为了取得胜利可是什么都能够做出来!”

说着封谕神王看向了赵宇龙,便是接着说到:“那血族怎么说也是他的一个威胁,是他的敌人,而敌人是什么就是拿来消灭的。如今既然是这样好的机会,为何不动手?”

顿了顿又指向了那女子:“而她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并且也是敌人之中一个。更加重要的是还不一定能够救到,如此看来也是白费力气,所以这两个选项很明了了!”

说到这里封谕神王笑了笑:“这样的情况,别说是武帝,就连我也会选择追击那血族。因为这样一来能够同时除掉两个敌人,并且没有半点损失!而若是救那个小女子,那血族定然能够逃走。我们先不说能否救得了她,就算是救下了她,她也是敌人,始终是一个威胁,如此看来得不偿失!”

(本章完)

云南治疗白癜风费用
治心动过速的中成药有哪些
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
孝感白癜风治疗费用
盐城治疗白癫风医院
济宁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新余白癜风好的医院
钦州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