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重生原始时代 第二十八章 黑松鸡

2020-01-17 00:27: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原始时代 第二十八章 黑松鸡

公良被两人笑得莫名其妙,难道自己说的话很好笑吗?

笑了一会儿,怕他误会,琅廷连忙说道:“失礼了,我们不是在笑你,而是在笑自己。”

“为什么?”公良奇道。

“你不知道松鸡的来历,所以才会那么想。”

琅廷解释道:“这松鸡藏身于三十里外的黑松林中,以林中松子、松脂、松蕈与各类杂物为食,所以身具松香之气,又叫‘黑松鸡’。黑松鸡长年藏身于黑松林中,物类同化,是以不论身上的羽毛、气息,都和黑松林的气味、颜色相差无几,很难找到。而且黑松鸡速度飞快,以我和真垣的修为,足足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找到两只。你说你要抓十只八只的话是不是好笑?”

琅廷说完,又指着真垣的额头道:“你看看他那里,是不是有道白痕。”

公良看了看,果然有。

“那就是被黑松鸡抓的。真垣说起来也是皮糙肉厚之辈,但却挡不住黑松鸡的锋利爪喙,所以我劝小兄弟要去抓黑松鸡的时候小心一点,以免发生意外。这东西虽小,却不好对付。”

公良却不以为然。

他们不清楚米谷口水的厉害,知道就不会这么说了。

到了地方,管它黑松鸡怎么厉害,一口水喷过去还不得通通倒地,束爪就擒,哪会像他们这么狼狈。

公良向两人敬了下酒,问道:“两位似乎经常在此地走动?”

“倒也不是经常,但每年总要来回几趟,小兄弟有事?”

“我见两位对附近山林熟悉,所以想问一下,附近可有什么野鸭群,也好去抓几只回来打打牙祭?”

上次公良做大荒版佛跳墙差了一味鸭子,今日恰好遇到两人,随口问一下,若有的话就顺便抓一些放在空间里面养。

琅廷端着石碗一边喝酒,一边想着。片刻后,才说道:“附近倒是有群赤颈花脸白眉鸭,只是那群鸭可不比寻常凡物,性情十分凶猛,见人就咬,见人就啄,见人就扑,见人就抓,悍野非凡。寻常凶禽猛兽都不敢前去招惹,路过的人更是避得远远的,没人敢从那群赤颈花脸白眉鸭的地盘经过。你可是真的想去?”

“嗯,”

公良点了点头,问道。“那群赤颈花脸白眉鸭在哪里?”

“那地方就在黑松鸡所在黑松林北面一片湖泊中,你若想去,可要准备一下。我给你画个路线,刚好可以从黑松林经过。”

“那就多谢了。”

“不用客气,说起来还要多谢你的美酒。”

琅廷拿着树枝在地上给他画了一副简单的地形图,公良不笨,看两遍就懂了。

夜色慢慢变得深沉,天地一片寂静。

公良与琅廷、真垣他们一边说话一边喝酒,不知不觉就把一趟万果酒喝得一干二净。万果酒虽然醇美,后劲却是十足。被山风一吹,酒劲上涌,三人齐齐趴在地上睡了过去。翌日起来,已是日头高挂。温热的阳光,照得脸面一片火热。

琅廷看着已然高升的太阳,摇头苦笑道:“喝酒误事啊!”

看到时辰不早,就对公良拱了拱手道:“昨夜多谢小兄弟美酒,来日若到大夏青阳学宫,可到琅玕苑找琅廷,一定请小兄弟尝尝我自酿的琅玕琼浆。”

“说起来还要感谢你烤的松鸡,要不然我也无法品尝到如此美味。”公良客气道。

真垣也在一边说道:“小兄弟来日若到心印宗,可携美酒到印月峰找真垣,到时小道一定扫榻相迎。”

“一定,一定。”

“告辞。”

“珍重。”

公良目送两人离去,回身吃了一点早餐,就开始收拾东西,往琅廷指点的地方走去。到了山林深处,他把龙伯前丘等人放了出来,让他们自己去打猎,然后就继续往黑松林而去。

有小鸡在天上做导航,公良很容易就找到了琅廷所说的黑松林。

黑松林中的黑松看起来十分古老,树皮宛如龟甲裂状,斑驳苍黑,树身像宝塔般,笔直、挺拔,直指长天。但一根根枝条却柔软而有弹性,树叶如根根细针般,茂茂密密!

此时已经过了松子成熟季节,但有的黑松上依然还挂着一颗颗长大的松塔。

公良让米谷飞上去摘了几颗下来,剥开一看,有的里面竟然还有黑松子,真是意外之喜。

当下,他也不急着去抓黑松鸡了,连忙让米谷和小鸡飞到树上去摘松塔,而他和圆滚滚则在下面剥松子。

这样剥松子实在太繁琐,剥没多久,公良就不耐烦,全部收到空间里面给那些龙伯国的小家伙剥了。

摘了松塔,公良看着一棵棵高大挺拔的黑松又眼红了。这些黑松每一棵都有空间里面的古松那么粗,但品种不一样,结出来的松子味道也不同。所以公良就打算挖些黑松到果子空间里面种,等会儿再抓些黑松鸡放在里面养。这样,以后就算不用过来抓,也有黑松鸡吃了。

想做就做,当下公良就开始挖树。用上真气,挖树速度飞快。

不过一会儿,就被他挖了两千颗。

公良看已经差不多,就开始在林中寻找黑松鸡。

这黑松鸡似乎像琅廷说的那样,不管是颜色还是气味都和黑松林融为一体。他和米谷、圆滚滚三个找了半天,竟然都没发现黑松鸡的踪影。

最后,公良不得不叫小家伙用第三只眼探查一下。

小家伙额上竖眼微闪,射出一道肉眼看不到的光线在林中扫射。很快,小家伙就找到了。

“粑粑,在那里。”

小家伙说完,立即扇着翅膀飞了出去。

公良赶紧追了上去,圆滚滚一心想着吃黑松鸡,动作非常迅速,紧紧跟在他们后面。

来到地方,公良却见小家伙噘着小嘴在树林飞着。看到粑粑过来,米谷很不开心的说道:“粑粑,好吃的不见了。”

看来是被黑松鸡跑了,公良连忙安慰道:“不要紧,我们再找就是。”

“嗯嗯...”

小家伙被黑松鸡弄生气了,开始认真的在林中寻找起来。谁知道她看到黑松鸡的时候飞过去,黑松鸡却不见了。如此跑了一会儿,别人没事,胖乎乎的圆滚滚首先受不了。抹了一把额头汗水,一屁股坐在一棵粗大的黑松下“呼呼”的喘着大气。

唔...,怎么屁股下面怪怪的!

圆滚滚感到奇怪,挪开屁股往下看,就见一只黑松鸡头从屁股下面露出来,挣扎着“咕咕咕咕”叫着,眼睛豁然大亮。

“公良,我抓到黑松鸡啦!”

公良听到圆滚滚的叫声跑过去,就见一只肥大的黑松鸡被它压在屁股下面。

一时脸色古怪起来,他们几个辛辛苦苦忙活半天,竟然抵不上这憨货屁股一坐,真是让人无奈啊!

公良把黑松鸡抓起来,扔进果子空间里面养。

不过,像这样碰运气抓黑松鸡也不是办法。公良想了下,就打算用骚扰战术,把果子空间里面的龙伯国小家伙全部放出来,让他们从黑松林四周,把黑松鸡往中间赶。

不一会儿,就有了收获。

“主人,主人,我抓到了。”

一名半大的龙伯国小家伙一手抓着一只黑松鸡兴奋的跑过来嚷嚷道。

公良把黑松鸡收起来,奖励了他一个大月饼,把这小家伙高兴得活蹦乱跳。

有了奖励的刺激,龙伯国的小家伙一个个兴奋的“嗷嗷”叫着,卖力的抓着黑松鸡。

过了一会儿,就陆陆续续有人抓黑松鸡过来,连圆滚滚也扑到了一只。

他们包围黑松林,从外面把黑松鸡往里赶,所以越往里面黑松鸡越多。在这种情况下,小家伙抓的黑松鸡最多,往往一口水喷出去,就有一堆黑松鸡被抓。到最后公良都不记得抓到多少只黑松鸡放进空间里面养了,只记得已经抓了很多,所以就不再抓了。

他也不把龙伯国的小家伙收进果子空间,就带着他们,浩浩荡荡的往那赤颈花脸白眉鸭活动的湖泊跑去。

忽然,天上的小鸡示警,去狩猎的龙伯前丘等人遇到了大麻烦。

透过小鸡视野往下看,只见龙伯前丘等人围着一头如彘独角的蠪蚳。(蠪蚳:读龙齿)

蠪蚳高大肥壮,身长数十米,宛如一座小山,在他们几人的包围圈中狼突豕窜。龙伯前丘等人虽然有铠甲和大盾抵挡,又有各种重兵器在身,却还是挡不住蠪蚳的重力冲刺,一个个身上挂彩,情况危机。

公良也顾不得去抓野鸭,连忙把龙伯国的小家伙们收起来,抱着圆滚滚直接御气飞行,往他们所在的方向而去。

“哈啊”

龙伯前丘举着长刀往蠪蚳劈去,却被蠪蚳以角顶开,奋力往他撞去。

眼看龙伯前丘就要被蠪蚳撞到,旁边龙伯后峰、龙伯左岳、龙伯右峦等人连忙手持大盾挡在龙伯前丘前面,龙伯茜红等人手拿长锤等重兵器从旁往蠪蚳砸去。蠪蚳眼看情形不妙,连忙往后退。

龙伯茜红她们也不敢逼得过紧,以免蠪蚳发狂拼命,连忙回到原来位置。

不一会儿,公良来到现场,看他们只是受伤没有出事,才松了口气。

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哈尔滨市胸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牛皮癣费用
南宁治疗妇科医院
淄博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